(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April 08, 2010

福建土樓及廈門鼓浪嶼行


(攝於田螺坑前)

多天沒更新,反而又知怎去更新,因為生活中遇到的事情不少,想法也很多,積聚下來,變得無從寫起。同時也因為對自己的事情越來越沒有自信,怕寫出來貽笑大方,露了底,那就不太好了。真懷念以前在雜誌社可以肆無忌憚地寫東寫西的日子,總之想到甚麼就寫出來,搏君一笑。

早幾天和澳門筆會的朋友去了福建土樓和鼓浪嶼,土樓我已去過,上一次去時幾乎沒任何遊客,我們又是跟了大老闆去,沿途都很舒暢,這次去到,重臨我曾到過的振成樓和福裕樓,幾乎沒甚麼改變,只是生活氣息已沒那麼濃厚,而且遊人之多令人咋舌。第二天本來要去田螺坑的,這是在漳州南靖的另一處土樓,導遊說裡面很髒亂,所以不去。現在想想有點可惜,因為我從遠處見到那裡幾乎沒遊人出入,應該可以體現出居民的原生態,幸好之後去了一個外號叫“歪樓”的地方,見到居民生活作息,算是有所收獲。

(參看我四年前的網誌龍岩行採訪手記

除了去土樓,我們還去了鼓浪嶼遊覽。幾年前,《中國國家地理》雜誌評選出中國最美的五大城區,榜上有名的包括澳門歷史城區、蘇州老城、北京什剎海、青島八大關及廈門鼓浪嶼,其中,澳門歷史城區是我成長的地方,我與之再熟悉不過,而蘇州老城我也浪蕩了幾年,也是我充滿回憶和熟悉的地方,北京什剎海我亦去過多次,幾乎每次去北京都會去,而青島八大關則只到過一次,沒甚麼印象,不過總可算是“到此一遊”,至於鼓浪嶼的大名已聽很久了,每次經過廈門也想去,但始終沒有去過,這次總算來機會了。

踏上鼓浪嶼一刻,不禁有點失望,人太多,商業也太盛,不過,當我們擺脫導遊,到處閒逛,不知道下一刻會去到哪裡時,卻也感到很輕鬆自在,我們走在沒有遊客的小巷裡,遇到特色的酒店和建築,在一處畫滿“幾米風”壁畫的酒店外,我們遇上了一場大雨,然後“九男女”,有老有嫰,有老闆有窮秀才,逼在一起爆房一個鐘,飲杯咖啡,等待雨水過去。這也是不錯的回憶。

這些種種的經歷,以及對一些景物的感想,會經過時間的磨洗和沉瀝後,將來成為我筆端的散文。現在我三十多歲,有過一些經歷,已夠格寫散文了。年輕時很喜歡寫詩,那主要是現代詩的寫作可以十分取巧,你可以一句話都寫不通順,就寫出一首詩了,散文和小說卻不是這樣,小說還容許想象,散文就考驗着一個人的靈魂了!我希望將來除了寫小說,還能多點寫散文,畢竟澳門的散文也是較為空白的,除了那些汗毛充楝的專欄文章。

說回旅程,那個在廈門領我們遊覽的導遊經常說自己新疆故鄉的風情,算是今次旅程的一個始料不及,最搞笑的是他經常強調我們是文化人,但行程中我們卻顯得異常低B,一點都不夠矜持,不過他沒有問我們,要不然我會告訴他這班低B仔中,有老闆、有經理、有社長、有時事評論員、有強勁編輯、有圖書館館長、有資深記者,有些是在澳門獨當一面的朋友呢!



(瑪姬在鼓浪嶼幫我拍的)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