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April 29, 2010

說開去


起筆上來(執筆是心裡的一個意象,實際上是對着電腦),很想寫點甚麼,卻又不知寫甚麼好。事實上生活雖然平淡,卻也紛紛擾擾,可寫的東西有很多、很多,可以寫一下家裡的狗,可以寫一下突然的陰雨,可以寫一下喜歡的音樂,可以寫一下小時候抓魚的竹籮。然而,我每日對電腦對足十多個小時,晚上回家就不太願意用電腦,獨處的時間又少,白天在工作的餘暇又難以找到充足時間去經營一篇文章,有時,真的唔知寫乜好。

以前有時會寫一下自己的Achievements,實情是自戀,想來自己天生出來是為了浪費一個一個美好的機會的。但現在還是免不了要說一下,因為那些人可能正在看這個網誌:就是十多天前我為一家中學的家長會主講了一次講座,地點在何東圖書館,雖然現場條件不是很好,但由於一個鐘內我口若懸河,Dead Air都好少,對我來說是比較成功的!內容是談讀書談寫作,過程中少不免Hard Sell一下自己的小說,雖然現在的少年都有點“牛逗”,但聽眾中摻雜了幾個家長,反應還是讓自己滿意。在此多謝介紹我的朋友及負責安排的老師!(容我還是在這個自戀勝地自戀一下吧!)

其實去年我有一套很美好的讀書計劃,要在今年內讀甚麼甚麼的書,書單一大串,好像一定讀得完,但其實成效甚微,加之月來一得閒就一邊手拿PSP,一邊追煲港產婦孺劇,不但書讀得少,連文字都寫唔多個,對於我這種曾經一度“三日無讀書,便覺語言無味,面目可憎”的人來說,有時會很自疚。唯一可聊以自慰的是終於看完魯迅的雜文了,連《集外集拾遺補編》都看完,認真可喜可賀。我的閱讀種類與我的視野一樣窄,正當大家龍應台梁文道的時候,其實我是想將巴金的代表作看一遍,包括已看過的《家》等(《隨想錄》就不重看了),還有一些歐美作家的小說集。

家裡一箱一箱的書比起帝皇後宮佳麗更慘,也許後宮佳麗還可以找到太監與之“對食”,但我的書隨時躺個十年八載,都得不到我來一親香澤。有時想,一把火將它們燒乾燒淨或是送人吧,老實說,真金白銀買回來,實在是不捨得,有些是蘇州讀書時一箱一箱運回來的,有些是出差時買回來的,正如余秋雨說,看一個人的藏書就可以看出這個人的人文性格和思想的養成,誠為不假,我應該要珍惜我與那些書本的緣份,我應該去憧憬一下賺更多的錢買一間大屋去收藏我的愛書。然而,在這個樓價高到阿媽都唔認得的地方,要達成願望真是談何容易。

書本無法KO掉,漫畫也難以KO,因為也是有感情,但與漫畫的感情則較為簿一點,正所謂人會變的,何況現在的漫畫你隨便上網就可看得,又或者去漫畫店租,真是一點不難。每套漫畫都花幾千元來買,把他們帶到舊書店當廢紙斷斤秤,真是於心何忍?唯有在已經難以自由行動的房子裡繼續屯積居奇,等候有緣的買家。

是實上,年輕時願意花大錢買漫畫而不去租,本身有一種投機心理,以為漫畫有得升值,在九十年代,一些市面上難以找到的暢銷漫畫創刊號,有人願意花幾十倍甚或幾百倍去買,我一心一意想着賺錢,從集郵改為集漫畫,結果所有漫畫儲了多年不見升值,網絡時代一到臨,情況更是摧枯拉朽,已經沒有人花幾十倍幾百倍去買創刊號了,因為網上看得到,BT更可全套Down Load,而在我儲漫畫的期間,郵票正一波一波的升值,只能怪自己沒有投資眼光。

我的集郵何嘗又不是沒有投資眼光呢?小時候家窮(現在還是),接觸到郵票知道有升值潛能,便省吃儉用,將零用錢省下來,將做暑期工的錢省下來,一整版一整版地購下大量郵票,特別是在一九九二年我十三歲時,希望郵票有得升值啦,但那時無論是大陸還是澳門,都突然加大印量,那些郵票存放多年,沒有任何升值的跡象,到了我轉儲漫畫時,澳門郵票又狂升。到現在,由於已沒有多少人熱衷於集郵的關係,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一九九二年的郵票的售票比面值還低,對着那些財富,真令我欲哭無淚。

我是經常決策和投資錯誤的,活該做死一世窮光蛋。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