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January 04, 2011

(一)開場白



  由香港年輕人發明的「潮語」真是千變萬化,稍為脫節就不知人家在講甚麼,正當阿叔輩還未明白「O嘴」和「升呢」為何意思時,諸如「Chok樣」之類的新詞新語已經大行其道,比起以往因一些事件和文化作品而流行的「突然俚語」,例如「鹹豬手」和「斷背」等等,「潮語」因與互聯網有共生關係,似乎有更強大的生命力。由於「Chok(剉)樣」還是比較新的詞,有必要介紹一下:就是指一個人突然間擺出一副正經的、帥氣的、嬌美的樣貌或神情,是你估計不到對方會突然做出來的,就像我們「Chok親條腰」一樣;更具體可看《IQ博士》,當側卷千平見到山吹老師時所表現的英偉樣子,就是「Chok樣」了。

  相比「Chok樣」而言,「屈機」這個潮語已流行很久了,現在這個詞已經被使用到各方各面,其實我小時候在遊戲機中心打機時,就經常聽到和用到這個詞。「屈機」一詞很難找到替代的「正常」詞語或片語,「吃死貓」、「受委屈」、「大石砸死蟹」、「啞巴吃黃連」等等雖然語義相近,但始終有點差距。要解釋這個詞,還得回到原點:在格鬥電玩中,一些高手可以透過操控角色的一些特性,將對手所控制的角色逼到牆角,再使用連打或必殺技,在短時間內將對手解決,而對手因本身技巧及角色的特性關係而無從還手,只能看着角色被打死,是為「屈機」。

  我認為語言是活的,新詞新語的出現有其時代特徵,我雖然讀過不少死書,但我對「潮語」還是相當包容。「字字屈機」這個專欄名字,自然是搞「字字珠璣」的「爛gag」,正所謂「人生識字憂患始」,因為識字我們懂得了思想,而我輩又因為識寫文章,人生已經不再純粹,特別是小弟被「字」這個東西「屈」過不少「機」,可以說,「字字屈機」說的就是一種無奈!本專欄無所不談,內容主要都只會描述我「微觀的宇宙」,歡迎三至三百歲的朋友閱讀、討論和指正!

  (原載於2011年1月4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