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anuary 19, 2011

(三)Nick與玄武湖半截美人(下)



  魯迅將這篇《玄武湖怪人》的「神作」,剪寄給當時一本叫《論語》的刊物,並諧謔地以「中頭」為筆名寫上按語:「中頭按:此篇通訊中之所謂『三種怪人』,兩個明明是畸形,即紹興之所謂『胎裡疾』;『大頭漢』則是病人,其病是腦水腫。而乃置之動物園,且說是『動物中之特別者』,真是十分特別,令人慘然。」魯迅在諧謔中見悲愴的行文,一直都是我十分喜歡的。

  由Nick想到玄武湖的半截美人,我對Nick並沒有任何的不敬之情,只是在想,如果Nick不是生活在現代,不是生活在澳洲,而是生活在別處,是否還可以過一個這麼燦爛的人生呢?至少《玄武湖怪人》的通訊告訴我,他若是生活在三十年代的中國,可能就會被人當作奇珍異獸來欣賞了。

  我們四肢健全的人是幸運的,但我認為,Nick雖然不幸地生下來就沒有四肢,但他真正是得到了上天的眷顧,其生命也有大量幸運的因素。一些發展中國家,就算是四肢健全,不能吃飽飯的也大有人在;有一些地方,一個人擁有四肢,反而提供了給別人殘虐的條件,相信大家都看過一些報道,說南亞或其它地方的少年因為偷了一樣便宜的東西,而被砍手砍腳的新聞吧?電影《一百萬零一夜》(Slumdog Millionaire)中,乞丐集團的頭頭故意將小孩子弄致傷殘,以便更能博取人家的同情,乞取更多的金錢;現實生活中,在拱北街頭,我們看到的乞丐,有好些無手無腳,我們也許聽說過,那些都是「拐子佬」所做的好事吧?殘廢的乞丐原本都是一個健全的人來的。

  所以,雖然我被Nick的遭遇所感動,但我仍得說,他是幸運的,上天真的對他很好,沒有將他丟在貧窮或蠻不講理的國度,也沒有將他丟在沒有信仰的家庭裡。

  
  (原載於2011年1月18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