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三十四)月色



  農曆七月十四日前的幾個夜晚,抬頭看天,只見雲霧在月亮下面裊裊地飄過,總覺得月亮有點詭異,畢竟中元節前看得太多鬼故事,心理受到一定影響。十五過後,燒街衣的人漸少,鬼怪在心裡作怪程度也就輕了很多,再看月亮時,光華映照下來,浸滿碧藍天空,讓人感到心曠神怡,鬼怪都回到地府去了。

  農曆十六、十七日,我連續兩晚在黑沙環海傍閒逛,發現夜色竟出奇地澄明,鋥亮的月兒掛在東南角的天空上,清輝像一大片白得透明的珍珠般舖在海面,隨着波浪浮動,煞是好看。在波光後面,是正在為港珠澳大橋珠澳人工島填海的工程船隻,照射燈讓我錯覺那是點點漁火,好像想引導我回到童年。

  澄明的天空下,月光勾勒出遠處海島的形狀,像水墨畫一樣。有時鬆散的浮雲在月下飄過,月光便稍為一暗,但美景依然,好快又回復當初。有多久沒在澳門看到如此美麗動人的自然景色了呢?我相信無論電腦製圖高手的技術如何高超,都難以描摹眼前景象,不知道這一生人中還有沒有機會可再看到?打算寫完此文之後的夜晚再去欣賞一遍,如果天公造美,還趕得及在月虧前再度感受醉人的光華。

  小時候在原先的黑沙環馬場居住,走過菜園間的小徑便是海邊了,縱然經常可以到海邊坐,但如此明亮的夜晚還是少有。二十年的距離,月亮還是那個月亮,但我敢肯定小時候的我就是現在的我嗎?望着月兒,你會覺得世間一切都是那麼不真實。光陰離開之後就不再回來,而月亮卻日復一日升起、降下,我們的生命無聲無息地沉潛。也許七月十四日的鬼魅並沒騷擾我,縈繞不散的是童年的鬼魅,想到此不禁啞然失笑,真不敢相信一個年過三十的人還那麼懷緬童年時光。

  月兒靜靜,天空悄悄,海島寂寂,工船寥寥。美景當前,讓我渾忙身邊高速行駛的車輛發出嘈吵的引擎聲,我行走的防波路彷彿是一條分隔線,分隔了美麗與醜惡,分隔了虛幻與現實,分隔了童年和成年,也分隔了自然和人為。黑沙環海邊公園遊人不多,像平常一樣,有些人分明是被月光吸引的,坐在長堤的前端,欣賞月色。在愁人的生活中得見如此美景,夫復何求?

  (原載澳門華僑報2011年8月23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