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August 31, 2011

(三十五)月色續談



  在寫完上篇的次日,亦即農曆二十日晚,我與女友及家中三隻狗:阿B、黑仔同達達,一起逛到海邊去,佔據一個長堤的盡頭,一邊吹着海風,一邊等月亮浮現。由於時間算得不準,加上天色暗淡,坐等一個多鐘頭,還不見月亮升上,看看已十點半了,以為月亮被遠方厚雲遮蓋呢,可能要敗興而回!在等着的當兒,竟見兩個光點在天空急掠而過,不確定那是鳥類還是與京滬近來出現的UFO有關。
 
  前方海面盡頭漆黑一片,只有珠澳人工島的工程船隻在加緊趕工,像漁火的燈光照射着;在我們旁邊的另一條海堤上,有個矮個子中年人坐着看海,手機播放悠揚音樂;另一略胖的中年漢來了,在那坐着的中年人身後,面向我們站立,以同一甩手動作,在原地做了一個多小時“運動”;其間,兩個年輕男子到來,坐在那長堤中間,喝啤酒、剝花生,促膝談心。周圍的礁石和椅上也坐了好些人,數量比平時多,至於我們這條長堤是沒人敢過來分享的,三隻狗在虎視眈眈。
 
  我以為就要如此結束這個遺憾的夜晚了,但皇天不負有心人,等啊等,終於見到火紅的光影出現在天邊海面上,初時還不太敢肯定那是月亮,以為只是遠方大廈的亮光,但隨着時間推移,光影慢慢脹大,一路升上來,由火紅變成赤金,顏色像黃昏的太陽,接着一條長長倒影,像如意棒一樣,在光影所在位置一直延伸到我們面前海面上。月亮終於升起來了,離七月十五已經幾天,她像一塊慢慢消融的圓形冰塊,變成橢圓形,顯得淺薄而透明,但還是竭力將光華照亮一整片天空,銀光瀉滿一海。
 
  東海是澳門居民俗稱,正名應叫九洲洋,我們看得見的海灣是九洲洋一部分,海灣沒有名字,左邊是珠海,右邊是友誼大橋及氹仔島,遠處又有海島圍繞,感覺上就像一個大湖泊,如太湖或者日月潭之類,既有海洋的雄奇,又有湖泊的柔曼,春江花月夜的意境,今夕何夕?千里共嬋娟。慢慢地,月亮已升至半空了,與早幾晚見到的一樣,橢圓形的銀盤,清輝像碎玉倒滿海面,難以用文字描繪的美景,令人不敢相信身處的正是狹隘不堪、世俗紛擾的濠江小城。
 
  一生人中有多少機會能與愛人一起靜待月亮升起?在澳門又還有幾多日子可以望着海上生明月呢?要在農曆七月,要在那個方位,要有那種天氣,當人工島建成,填海區填好,四面圍繞着高樓大廈的時候,相信已難以再坐在海邊欣賞着月兒升起了。

  (原載於2011年8月30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