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April 08, 2013

(三十一) 一滴精液三滴血



  電影《大鈍裁者》(The Dictator)講述華狄耶共和國獨裁者Aladeen落難美國的故事,反思政治、社會和傳媒,不是一般鬧劇,值得一看。故事有一段無關宏旨的內容,說到Aladeen性衝動想找收留他的女子解決生理需要,女子卻隔門教他如何自慰(負面的叫法是“自瀆”)來處理性慾。由於Aladeen小時候就繼承統治,美女源源不斷,根本不知自慰為何物,一試上癮後,像發現甚麼大秘密般告訴朋友,朋友卻說:“我們十二歲就懂得了!”

  “自瀆”、“自慰”和“手淫”等詞彙,現在說起來我還會不好意思,說“打飛機”或“找伍姑娘”反而可以解困,因已將焦點轉移到諧謔粗鄙。現在內地北方大行其道的叫法是“擼管子”,形象化到不行了,其實說的都是那個操作方法相對單一的行為。

  縱然男性“自慰”是我們十分熟悉的事物,華人社會在大庭廣眾下最好還是少說為妙,尤其是公眾人物,對這種促進新陳代謝的行為更是避而不談,除非講者是位醫生,如吳敏倫博士。

  畢竟凡事都有異數,香港奀星高皓正作為虔誠基督徒,早前毫不忌諱,在Facebook上傳了一段名為《脫離“自瀆”小貼士》的潮文,舉出八種避免自瀆的方法,包括 “禁食的操練”、“不讓自己‘享受’自瀆”及“奉耶穌之名”等,剖白自己曾經“中曬毒”,如何喊着耶穌之名來驅趕淫念的經歷,當中不乏精彩描寫:“所以我會想像,每當我在看色情影像,一邊在自瀆的時候,魔鬼便在我身旁吃我的罪,這是多麼可怕啊,我一想起都沒有胃口再自瀆了。”高皓正將自瀆打落十八層地獄,引來數百個留言聲討及傳媒報導,聲名“大噪”,是對性和耶穌的一次成功消費。

  我不是醫生,不敢對自慰的功過妄下斷言,但看過一些報導,都指出自慰有助減壓、降低性犯罪機率,而且有助增強記憶力,甚至聽說過日本青年男性在約會之前先會自慰一番,以舒緩緊張情緒,深圳早前更以“防愛滋”和“莫違法”為由,啟動了“中國首屆自慰大賽”,看來也不算甚麼負面的事。當然,專家都建議“打飛機”要適度,不要過量,正所謂“一滴精液三滴血”嘛,身子要緊。(上周寫完“一斤番薯三斤屎”,想到這個題目,因以為文,以起嘩眾取寵之效。)

  (原載於2013年4月8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