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April 01, 2013

(三十) 一斤蕃薯三斤屎

www.339.com.tw

  小時愛吃蕃薯,尤其愛吃煨蕃薯。煨蕃薯熱氣,父母不弄給我們吃,卻因電視上常有吃煨蕃薯情節,令我對此種食物朝思慕想。

  我與煨蕃薯之間有段奇緣。話說八十年代的馬場木屋區,是個不停被城市蠶食的村落,有塊位於城市與村落間的菜地荒棄了,等候打樁機到來。我沒印象那荒地原先種甚麼,有天放學經過,見到泥土長出一些嫰芽,幾天後嫰芽越來越多,周末一班孩子去那裡玩,我留心觀察,發現一株嫰芽下有東西突出來,一掘,竟是蕃薯,原來那裡栽種的是蕃薯,農夫將葉和藤收割後,留下根部不理。

  和朋友接連掘了幾個蕃薯出來,我腦海出現那夢寐以求的情境,就提議要煨來吃,大伙沒反對,我們便找來從木屋拆下的木材、農夫的籬笆和枯樹枝等生起火來,將幾個碩大的蕃薯投放火中。看那烈火翩翩起舞,蕃薯在火堆中默默忍受火燒,令我們肅然起敬。火滅了,煨熟的蕃薯像黑炭般,取出來,將那近兩厘米的皮揭開,一陣蒸騰熱氣湧出,金黃蕃薯肉伴隨香氣瞬間綁架味覺神經。我們找個陰涼處慢慢品嚐,好吃得令人魂牽夢萦!

  一發不可收拾,我們守株待兔,只等荒地出現嫰芽就去掘蕃薯,有時等不到,就在地上作地氈式搜尋,後來都讓我們掘光了,我們就到仍有人耕種的農田去偷,畢竟冒很大風險,不適合小孩,打探得知蕃薯在街市一個幾毫就可買到一個,於是我們換了更簡單的形式:向父母討錢買去。

  可是,蕃薯有了,能找到的木材卻買少見少,有次我甚至找來有人用過的草蓆來燒,母親撞破,曉以大義,說出草蓆生前可能發生過的種種情況;加之有次自豪地吃着煨蕃薯時,被人取笑:“食炭食得咁開心?”使我對蕃薯的態度慢慢改觀,後來動人的馬鈴薯奪去我芳心後,蕃薯已不再是我命定的食物了。

  以前人家一說蕃薯,就想到放屁和“一斤蕃薯三斤屎”,令我在愛慕之中,又隱隱然有種排斥,現在經過大量研究證明,蕃薯含有大量膳食纖維和不同的維生素,常吃能預防多種疾病,是理想的健康食品,“一斤蕃薯三斤屎”正好說明了蕃薯清除宿便的功效。雖然蕃薯有諸般好,但現在我一年吃不到幾次了,對蕃薯的喜好留給童年,我現在摯愛的是馬鈴薯。

  (原載於2013年4月1日)
(廣告支持)--> (請查看詳情)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