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aturday, December 20, 2014

澳門作家太皮小說《懦弱》試閱第3章、第4章


《懦弱》 

03


  青洲房屋局,一個大廳內。古天成夫妻與其他居民一起,坐在椅上等待叫號,辦理領取經濟房屋單位的手續。雖然古天成等候政府出售經屋已足足等了十年,也夢寐以求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但昨日發生的事情卻一直縈繞心間,揮之不去,先是離奇的火警,繼而揭發的姦殺案,女死者卻是二十年前轟動一時的肢解殺人案受害者邵月雲的女兒,而很可能是屬於遍尋不獲的邵月雲頭顱骨,卻又忽然重現世上,這當中牽涉着重重謎團,似乎冥冥中有些不能理解的事情。

  一聲短促的樂音響起,有人傳訊息到他妻子鄭芷渝的手機。古天成下意識地探頭一看,妻子卻避開了,對丈夫一笑,然後趕忙查看訊息並回覆。

  “誰?”

  “公司同事,約我今晚吃飯。”

  古天成閉上眼睛,呼一口氣,“最近你身體不好,就少點出去玩吧……”

  鄭芷渝繼續發訊息,沒答理他。他轉過頭,看着正辦理手續的人們,縱然心裡頭有諸多困擾,但此刻還是打從心底裡笑出來,今天,他終於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了,終於可以做一名業主。

  古天成今年已經三十三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生活中唯一着緊的就是自己的妻子、家人和工作。他小時候的理想是做個有錢人,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一樣,要成為有錢人真不容易,在澳門更難,且大多得依附賭業,更可況,他從出生到成人的命運和生活軌跡,都與成為一個有錢人背道而馳,甚至在讀大學時選擇了最不可能賺到錢的文學專業,做有錢人無從談起。

  畢業後,他進入一家小報館當突發記者,哪裡有車禍、罪案、火災、死人、塌樓、暴雨或禽流感,他就得趕去採訪,平時也要負責兩個警察局的例會採訪工作。在當記者的日子裡,他認識了一些警界人士,又了解了警方的日常運作,對防罪滅罪產生濃厚興趣,躍躍欲試。在報館工作多年,他工資水平一直追不上社會平均收入的中位數,面對生活壓力日增,通脹越來越嚴重,已感到焦頭爛額。對於沒房的他來說,更現實的問題是房價暴漲,自二零零零年以來,房價由每平方呎平均數百元,漲至現在的一萬元,那時也不知政府興建經屋要到何年何月。在媒體實在呆不下去了,經過反覆思量,他決定投考警隊。

  澳門有兩個警察部門,一個是治安警察局,主要負責一般的日常巡邏及罪案的防範等,另一個是司法警察局,負責刑事調查工作,前者屬軍士化人員,大部分警員穿着制服,後者只會在大型行動時穿上一件黑色馬甲以顯示警員身份,平時則穿着便服辦案。其實也容不得古天成取捨,警隊不是說進就進,必須等他們招考才有機會進入,就在他對前景感到茫然的時候,剛巧司警招募刑事偵查員,近乎超齡的古天成憑着積極應考及傳媒經驗,過五關斬六將才能考上,經過約一年半的培訓與實習,終於成為正式警員,隸屬刑事偵查廳侵犯人身罪案調查科。

  近三萬元的工資是他以前的三倍,卻是無論如何,也儲不到首期去買私人房屋的。幸運的是,政府終於都開始興建經屋,處理輪候隊伍了。回想起二零零三年樓價還沒有現在般不可理喻時,他曾經猶豫是否要申請由政府主導興建,以優惠價格出售予永久居民的經濟房屋,畢竟比起購買私人商品房,買經屋就像低人一等似的,但出生自貧窮家庭的他,此刻只慶幸當年有份參與輪候。早前他已到房屋局揀選了位於路環石排灣新區的經濟房屋,那個新區,除了有經濟房屋外,也有政府出租於低收入家庭的社會房屋,雖然配套設施還未完善,古天成還是相當滿意了。

   “古天成,請到三號櫃位!”

  古天成聽到叫名,一陣莫名興奮,拉着妻子,快步走到櫃位前坐下,完成了一系列手續,包括交了首付的本票、開通水電、交管理費按金及填了一堆問卷。辦完手續,領了鑰匙,他高高興興地離開房屋局,開着他那輛粉紅色的二手日本車奔赴路環,找到興盛大廈那屬於自己的單位,在木門匙洞插上鑰匙,眉花眼笑地對着妻子倒數:

  “三!二!一!”

  打開房子一看,第一印象卻是比想像中的小,比起夫婦目前租住的房子還要小得多,興奮心情先冷了半分。他們步入單位中,稍稍檢查了一下,又討論裝修的初步構思。古天成見妻子顯得心事重重,擠出笑臉,問道:“怎麼了?你不喜歡嗎?”

  鄭芷渝搖了搖頭。

  “老婆,怎麼說這裡也是屬於我們自己的房子啊!今後我會更努力賺錢了!我會一步一步來,希望你有朝一日不用工作,在家當少奶奶……”

  鄭芷渝輕聲道:“老公,看來你要更加努力賺錢了……”

  古天成笑道:“當然,現在裝修連傢具電器,少說也要二十多萬元……”

  “不單止呢,你就要當父親了……”

  “是啊,我們要是將來有……”古天成瞪大雙眼:“甚麼,你有孩子了嗎?”

  鄭芷渝羞答答地點了點頭:“三個月了……”

  古天成大叫一聲,抱起妻子,歡喜若狂地叫道:“甚麼?真的嗎?老婆!我愛死你了!多謝你給我的禮物啊!”

  鄭芷渝推開他,“別嚇壞寶貝了……”

  古天成訕笑,含情地望着妻子。她雖不是個大美人,但舉止嫻雅,大方得體,舉手投足都散發着一種獨特的風韻,這時一臉嬌嗔的樣子更使人酥然。他陶醉於未來美好的生活想像中,這時,手機卻不識趣地響起了,掏出來一看,是梁鏡暉來電,無奈接聽。

  “大頭仔,你死去哪裡了?快點回警局來幫忙!”

  “暉sir,今天我放假啊!”

  “管你放假還是放屁,快點回來!兩單案子都要你參與!”梁鏡暉說完就掛了線。

  古天成向妻子搖了搖頭。

  鄭芷渝道:“是暉sir打來?你先回警局吧,可能真的很需要你。”

  “那麼我先送你回家。”

  “不用,我在這裡再呆一會,再想想如何裝修。你走啦!”

  又是一陣手機鈴響,這回卻是妻子的了,她拿出手機看也不看就將聲音消掉,着古天成快點回公司。古天成溫柔地看着妻子,吻了對方嘴唇一下,叫妻子一個人小心,然後離開新居,趕回警局去了。


04



  司法警察局,刑事調查廳小會議室內,廳長司徒河清、該廳轄下侵犯人身罪案調查科科長雪安度,以及毒品罪案調查處和縱火罪案調查科的相關人員,正聆聽以督察梁鏡暉為首的小組,報告金山大廈姦殺縱火案的最新進展。

  “根據鑑定處轉交來的法醫報告,經過解剖後,初步結果顯示,死者是遭人在身後用手臂勒住,窒息至死,死亡時間約為下午四點半左右。”專案組成員白蘿莎偵查員向同僚報告,她按了一下鍵盤,投影幕畫面由死者頸部的照片轉至臉部,續道:“法醫在她體內發現有氯胺酮,估計生前曾吸食K仔,根據頭髮及尿液化驗,相信吸食劑量很大,而體內還有迷姦水殘留物……”

  朱飛龍道:“迷姦水?兇手太賤了!”

  雪安度問:“她是否有遭到侵犯?”

  “女死者身體裡及床單上遺留有大量男性精液,但從檢驗結果看來,難以確定死者是自願發生性行為還是遭受過性侵犯……”白蘿莎與雪安度都是土生葡人,兩人是表兄妹關係,在親戚面前討論這種細節畢竟有點尷尬。

  “現場環境有何特別之處?”梁鏡暉一邊瞟向剛開門進來的古天成,一邊問道。

  “根據鑑定處的現場勘察報告,現場最少有五處火頭,其中三處在死者倒卧的房間內,顯然犯人是要毁屍滅跡。可是……”

  “可是?”

  “我們在現場探測到燃油的分子,卻找不到盛載的器皿,相信已被兇手帶走了,估計兇手曾打算利用燃料助燃,但不知何故最後只使用打火機點燃幾個火頭。至於指紋鑑定方面,目前搜集到幾個指紋樣本,其中有些證實是死者及她的朋友張劍香的,還有一些指紋樣本面積較大,相信屬於男性。此外,大家看看這些照片,這些照片反映了屋內被搜掠過的痕跡……”

  古天成在梁鏡暉旁邊坐下,只聽朱飛龍道:“你是說,兇手同時想製造屋內遭搜劫的假象?故佈疑陣?”

  梁鏡暉皺眉道:“難道兇手是隨機犯案嗎?若是認識女死者,錯手殺害對方之後,能夠冷靜下來放火也不容易了,何況是製造現場被搜掠的假象,只有不認識死者,才能在殺人之後再進行如此冷靜的處理,因為兇手對死者沒有感情啊……”他看到坐在對面的胖子林茂棠像有話說,便問:“肥棠,有甚麼意見?”

  林茂棠道:“我估計兇手不認識死者,以我多年調查入屋行劫的經驗看來,現場的混亂程度顯示兇手一定是很等錢用,找不到錢不罷休,不是說死者是賭場公關嗎?說不定兇手是賭輸了錢的賭徒,跟蹤她到住所,再伺機行劫……”

  一直沉默的司徒河清道:“先別說女死者在路氹城上班,離案發地點太遠,她們這些女公關被豪客吹捧幾句就認為自己身嬌肉貴,怎可能走路或乘搭公交呢?她們不是有人管接管送,就是自己開車了……”

  古天成道:“咦?這可奇怪了,怎麼兇手卻不取走死者的手機呢?”

  “甚麼牌子的?”司徒河清問道,“你在哪裡找到?”

  “iPhone 5S,也值幾千元啊!……那手機當時正在充電,放在衣櫃旁,剛好被門扇擋住了,也許兇手一時注意不到。”

  “也有這個可能性……肥棠,你負責翻看管理處和周邊商舖的閉路電視錄影,有甚麼線索?”

  林茂棠道:“有有有!”拿過手指記憶體,騰騰騰地走到電腦及投影機之間,將嬌小的白蘿莎擠開,插上手指,開始播放一些片段。大家都知道,除非是早有預謀並經過慎密的安排,否則只要升降機、大廈出入口及周邊商舖的閉路電視能夠拍下兇案發生前後出現過的可疑人物,案件幾乎是可以告破了,剛才對解剖結果及現場環境分析的討論,只是協助盡快鎖定兇手身份。

  “由於四點鐘前後仍是工作和上課的時間,案發時段進出大廈的人不多,撇除一些可能性不大的人物,以及一些已有不在場證據的大廈住戶外,形跡較可疑的只有這三個……”林茂棠抬起手掌,笑道:“時間真趕,我不小心學了飛龍的壞習慣,把重點都寫在手掌上了……”他一邊看着掌心上用圓珠筆記下的時間點,一邊調校片段進度,也不理會朱飛龍正作狀要打他,“各位看看,這個穿黑色風衣、黑色運動褲的人,曾到過死者所住的六樓,具體時間是下午三點零六分至三點五十五分……他出入都套上了風衣帽子,又載着口罩,似不想讓人看到他樣貌似的,我們已問過六樓住戶,沒有人對他有印象。這裡還有一些照片,都是附近商舖閉路電視的截圖,可以見到他警覺性很高,不是故意低頭不讓閉路電視拍攝到,就是藉着其他路人來遮擋……雖說他離開時間與起火時間有一段距離,但這樣的人就算與本案無關,也可能與其他犯罪有聯繫,因此我們會進一步調查……”

  林茂棠打開另一段片,“剛才的是停雙數樓層的升降機……這段片則是停單數樓層的,大家看,這個穿白色衣服的矮小年輕男子,他約在三點十五分在死者住所樓上的七樓步出電梯,卻又在一個小時後,即四點十六分在五樓步入電梯,與死者死亡時間相約。大家留意片段,可以看到他神色怪異,不停自言自語,手舞足蹈,似是吸食了毒品……這樣的癮君子要找到不難,只要透過我們與毒販子有聯繫的線人就可有線索……”

  古天成道:“但這樣的人能夠在姦殺人之後,還能夠在現場搜掠和放火嗎?”

  朱飛龍接口:“況且他可能只是在後樓梯吸毒,為避開一些上落樓梯的住戶,而由七樓走到五樓……”

  雪安度打斷他:“無所謂啦,吸毒是公罪,無論他是否兇手,抓到他就算破獲多一單案子。”

  林茂棠道:“所以我認為最有可疑的是這一個。”他又打開另一片段,畫面出現的是一個穿着黃色短袖制服的石油氣送貨員,抬着一罐石油氣步進升降機。“這個人在四點零二分進入升降機,到達六樓,然後逗留到四點五十分離開,我從來沒見過送石油氣的會逗留那麼久……”

  梁鏡暉道:“他那罐石油氣根本沒替換,肥棠你倒帶看一看……大家看到嗎?他離開時抬石油氣罐的力度、把罐放下時的動作,明顯都是一罐充滿氣的石油氣罐……”

  “問題來了,如果這傢伙是兇手,那也太離奇了吧?他正在上班,行兇動機是甚麼?單純是見色起心?”朱飛龍疑道。

  司徒河清道:“現在這個人最有嫌疑,只要到那家石油氣公司找到他,接下來就易辦了。”話聲剛落,就有人敲門進來,一個偵查員將一份資料遞給他。

  司徒河清接過資料一看,道:“電訊結果出來了,石油氣公司確曾收到事發單位叫送石油氣的電話。我們目前首要是到石油氣公司尋找那個送貨員。”他站起身道:“今次這宗案件,雖涉及縱火,但關鍵是姦殺,因此應由侵犯人身罪案調查科主導,毒品罪案調查處和縱火罪案調查科協助。剛才Andre科長已選派了梁鏡暉督查及他的小組負責,請暉sir分派同事任務,並請你做好!”說完就轉身離開會議室。

  梁鏡暉似已心裡有數,吩咐道:“Rosa,你跟我一同前往大英石油氣公司調查;大頭仔,你帶那叫張劍香的證人返回現場重新勘察,你要注意不能透露案件詳情,她也有作為共犯的嫌疑;至於肥棠、飛龍,你們提供支援,並同時搜尋另兩個可疑人物的資料,出發!”




 《懦弱》經已出版,欲購從速!

《懦弱》發售地點: 


澳門文化廣場 理工星光書店 邊度有書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