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August 01, 2006

孤獨人不止一個

 IMG_0348 

  昨天係七月三十一日,打算一個下午坐在雜誌社辦公室等老闆出糧,奈何他一個下午不見人,他媽的!其他同事又陸續走了,便和英文雜誌的設計聊了起來。他印在雜誌上的名字叫Michael Shaw,但這其實不是他的真名,因為這是他的兼職,不能以真名示人,我也辜且叫他米高。米高今年三十多歲,係葡國人,來澳門好多年了,看上去還像蠻年輕的,但這幾天雜誌埋尾之故,多了幾條皺紋。

  其實大家的英語都不好,但大概交流無阻,因為說的都是生活上的和工作上的事。侃著侃著,他說起自己對攝影的喜愛,我便隨手拿起最近公關公司寄給我的十六浦《鏡下澳門》攝影比賽的相集,對他說,你為甚麼不參加這個?要拿獎很容易。然後我又提到了去年有一個行家,隨便在機場影了張相,就奪得了機場一個攝影比賽的頭獎,有兩張來回日本機票連酒店連一萬元旅遊。

  我說這些話時是心生嚮往的,畢竟我這個人沒有高尚的人格,對金錢和幸運的迷戀很容易便溢於言表。米高沒說甚麼,過了一會,他苦笑了:那些比賽根本就在跟攝影開玩笑。他說,評審的尺度政治凌駕藝術,評判者是那些官紳名流,根本不懂得攝影,好一點的可以分析構圖的好壞,但就沒有評判知道創作者的意圖和心靈,以及一幅照片的靈魂。他也曾經做過評判,結果評審團在評審時的方式讓他大吃一驚,因為第一第二名都是中國人,為著平衡,第三名就選了葡國人,可那個葡國人的照片並不好啊。

  米高說自己曾經參加過澳門的攝影比賽,但都不獲獎,獲獎者的作品表達了澳門的城市面貌,那些所謂的新發展及和諧文化,而他卻選了澳門不為人知的、以小見大的、反思考的一面,結果當然不會獲獎了。他在澳門唯一一次獲獎作品,是一天行街時不小心按了快門拍到的照片,評判認為那張相取材獨特,框景別出心裁。他覺得這非常可笑和荒謬。他多年前在澳門舉辦過兩次照片展,我聽不清楚他說是沒有人去看還是沒有人欣賞。總之,在澳門有志難伸,感到藝術路上的孤寂徬徨,曾經對著家裡一萬張作品痛哭一個禮拜。

  我很想告訴他,我又何嘗不是呢?我又何嘗沒有哭過?但與他相比,我差得遠了,我對他說:你是一位真正的藝術家。他受之無愧。我說,來澳門對你來說是一個錯誤的選擇。但他無悔,在這個歐洲人心目中,澳門到處都是生活,澳門到處都是攝影素材,從新口岸花兩三元到筷子基就是另一個世界,在那裡住一個禮拜也有取之不盡的題材。但這些題材澳門人需要嗎?他有一個朋友曾經拍了一齣了不起的短片,述給到澳門的方方面面,嫖賭飲蕩都有,贊助的官員看過後蹙起眉頭,耍手兼擰頭。

  他拿來幾張相給我看,一張是兩個襤褸的老者在民署大樓前走著,有一個好像是盲人,孤苦的Twins;一張是人們下棋;一張是澳門的陋巷;還有其他,都沒有高樓大廈的所謂的大發展,只有一個過客眼中澳門草根的眾生相。這些才是澳門普世擦鞋文化下,真正需要的藝術清泉。最後一張他給我看的,是一個內地妓女,坐在床上,胸罩拉到兩個乳頭下面,對著鏡頭自豪地笑著,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澳門有人拍這種照片,一種藝術的感動湧上心頭。我衝口而出:「你拿這張相去比賽,一定包尾。」說完才知有問題,怕他誤會我說他拍得不好。他做個無奈的動作:「這些是存在澳門的事情,很多人每天去嫖妓,哪怕是那些高官,但當你一反映這個現實,人們就......」他做了個不要過來的動作。

  他已不打算實踐用攝影和藝術來建設這個社會的理想了,但他還是堅定這個觀點:一個藝術得不到重視的社會,是一個不完整、沒希望的社會。他現在的攝影只是為自己、為下一代。他說:「雖然處處都與我的理念對著幹,但我心裡總有一把聲音,讓我發現好的題材時一定要捕捉住,我的心總是叫我不要停止攝影。」聽得我想哭,我有這把聲音嗎?有的。但我始終及不上米高,因為他有天賦、有才能、有專業,有獲得整個歐洲認同的可能性,而我一沒才華,二不努力,三看書少,除了兩三個人認同外,就沒有其他了。不過,我希望總有一天,可以聽到在街上有人談論太皮的作品。有希望,就不會害怕孤獨與失敗。

  偉大的藝術竟然可以讓兩個英文都不太好,不同種族的人敞開心扉談個不亦樂乎。也只有藝術才可以淨化矛盾和偏見。也許,沒有藝術和文學,我太皮在人格上就真的毫無可取之處了。所以,也不能對澳門太過不滿,畢竟是這個家給了我成人的機會。

9 comments:

眉間尺 said...

藝術
展現才華
張揚性靈
無償無悔
能夠與現在未來志同道合的朋友對話
精神滿足
莫過於此

埋怨太多
創作太少

不求問達於世俗
只求作品可存世
若果要玩文學
家陣邊會愁無渠道發表作品丫?

雖然我都係呻多過做
不過要掙脫金錢問題的確係一件難事
但願我地有一日可以戰勝哩個宿命啦

小夢 said...

太皮,你可唔可以叫米高投幾張攝影作品過來啊?我已經想要用這類作品好耐啦,可惜這裡的大師只會拍千篇一律的沙龍照.如果佢有興趣投稿,請佢寫埋題名.唔該.

pierre said...

尺佬:

乜o甘錯蕩啊,其實都係o既,唔好怨o甘多,既然自己揀o左呢條路,就應該走落去,唔好後悔。不過,我都知而家不愁渠道發表,只係發表o左有冇人睇係另一回事。點都好,有你地班朋友支持,我就不應感到孤獨。點解你個網站o甘怪o既?而家在邊度發財啊?

小夢教主:

乜o甘賞面啊!我代他多謝你,但我想問你想登在邊度?同埋係咪o個張露點相都可以用啊?真係好正啊!我想同佢講清楚o的。

小夢 said...

當然係攝影版啦!露點都可以睇下個藝術感去度邊,露點並非主要問題.

pierre said...

我真係唔知連攝影片都係你跟埋啊!好狠勁啊!

陸奧雷 said...

小夢,我都可以出露毛照...幾錢張

太皮,你的散文隨筆好有態度,是能真正把作者具體化,覺得“太皮是真實存在”的好作品。我看過好多散文和專欄文章,東拉西扯,卻總是看不到“作者”的存在。他們總好像在代某個不存在的東西說話似的,看得人好悶。

但你不同,上次和文輝飯局吹水,就說起你寫的Blog,我說你寫得有風格,文輝說那些風格裡面有“爛”的味道。我也說,你作品裡面的“佬”味,在澳門是沒有一個作家有這浸除的。

太皮 said...

陸奧,你露毛的話,有機會成為青春偶像。你條友仔實在太過譽我了,說得我好難為情。如果我的作品是爛味和佬味,那麼你的作品是懶味和甜味。懶係話你好耐都未更新網頁,甜係話睇你文章總覺得你有種甜思思的感覺。阿嫂成日煲湯過你啊?

@小雨豬@ said...

我有興趣看看妓女很張藝術照...
因我又不會去漂妓...故無能影這些相...
澳門的攝影比賽...
很多時都是看攝影者的名字...
我覺得實在浪費.......
我都好有興趣去影一些藝術照或特式的風景照...
遲d轉左工就可以更多時間去找主題了...

pierre said...

快o的生返個小bb仲好啦,到時拍bb都可以拍足十年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