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絕世好詞




﹝誤佳期﹞美人嚏

  浴罷蘭湯夜,一陣涼風恁好。陡然嬌嚏兩三聲,消息難分曉。
  莫是意中人,提著名兒叫?笑他鸚鵡卻回頭,錯道儂家惱。

﹝荊州亭﹞美人孕

  一自夢熊占後,惹得嬌慵病久。個裡自分明,羞向人前說有。
  鎮日貪眠作嘔,茶飯都難適口。含笑問檀郎:梅子枝頭黃否?

﹝解佩令﹞美人怒

  喜容原好,愁容也好,驀地間怒容越好,一點嬌嗔,襯出桃花紅小,有心兒使乖弄巧。
  問伊聲悄,憑伊怎了,拚溫存解伊懊惱。剛得回嗔,便笑把檀郎推倒,甚來由到底不曉。

﹝一痕沙﹞美人乳

  遲日昏昏如醉,斜倚桃笙慵睡。乍起領環鬆,露酥胸。
  小簇雙峰瑩膩,玉手自家摩戲。欲扣又還停,盡憨生。

﹝蝶戀花﹞
夫婿醉歸

  日暮挑燈閒徙倚,郎不歸來留戀誰家裡?及至歸來沈醉矣,東歪西倒難扶起。
  不是貪杯何至此?便太常般,難道儂嫌你?只恐瞢騰傷玉体,教人怜惜渾無計。

﹝眼儿媚﹞曉妝

  曉起嬌慵力不勝,對鏡自忪惺。淡描青黛,輕勻紅粉,約略妝成。
  檀郎含笑將人戲,故問夜來情。回頭斜眄,一聲低啐,你作麼生!

  《二十年目睹的怪現狀》主角九死一生認為「故問夜來情」輕薄,認為要改作「悄地喚芳名」,與下一闋呼應。

﹝憶漢月﹞美人小字

  恩愛夫妻年少,私語喁喁輕悄。問到小字每模糊,欲說又還含笑。
  被他纏不過,說便說郎須記了。切休說與別人知,更不許人前叫!

﹝憶王孫﹞閨思

  昨宵燈爆喜情多,今日窗前鵲又過。莫是歸期近了麼?鵲兒呵!再叫聲兒聽若何?

﹝三字令﹞閨情

  人乍起,曉鶯鳴,眼猶餳;簾半卷,檻斜憑,綻新紅,呈嫩綠,雨初經。
  開寶鏡,掃眉輕,淡妝成;才歇息,聽分明,那邊廂,牆角外,賣花聲。


   這是最近在吳研人的《二十年目睹的怪現狀》上看到的,小說裡有以下一段原文:


  這一本稿,統共只有九闋,都看完了。我問繼之道:“詞是很好,但不知是誰作的?看這本子殘舊到如此,總不見得是個時人了。”繼之道:“那天我閒著沒事,到夫子廟前閒逛,看見冷攤上有這本東西,只化了五個銅錢買了來。只恨不知作者姓名。這等名作,埋沒在風塵中,也不知幾許年數了;倘使不遇我輩,豈不是徒供鼠嚙蟲傷,終於覆瓿!”

  這幾闋香奩詞寫得真是好,在當時看可能覺得輕薄,但在我看來這些詞卻是描摹女性的佳作呢,符合了我這種色情麻甩佬的審美觀。由於《二十年目睹的怪現狀》是自傳體的小說,吳研人也是好賣弄的人,因此我有理由相信這幾闋詞真是從冷攤裡撿來的。試想想,在那個八股盛行、西風東漸的時候,有幾多人的好作品煙沒無聞了?這幾闋詞能遇上吳繼之的原型及吳研人真是幸運。我很喜歡這些詞,與朋友們分享一下。
同場加映:
福田麻由子五分鐘短劇最後の翼(字幕版)(雖然有點雜音,但挺好看的)


還有一個無字幕版,畫質較靚,如果你喜歡小由,可以看看:

  最後之翼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