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aturday, January 20, 2007

台灣人看澳門:非賭即色


這是我幾周前為《澳門早報》寫的一篇「新聞」,主要是引用了台灣報紙的報導自己再加幾句評論,只是虛應故事的一篇功課,但這幾天有些不利的情緒令我怕Blog,還是讓大家看看這篇文章,挺有趣的:


  澳門的「歷史城區」前年一舉奪得了「世界遺產」的美稱,很多澳門人認為澳門從此可以沾上一身文化氣息,逐漸洗刷世人眼中「文化沙漠」的印象,摒除「非賭即色」的污名;澳門近年亦大力提倡綜合旅遊,發展會議展覽業,希望以此提升國際知名度,提高身價。近年澳門亦成功舉辦了多次會展盛事,例如零五年的大平洋亞洲旅遊年會等。剛過去的零六年也有不少會議活動,例如剛結束的和統會及年初舉辦的第三屆亞太區檢察官論壇等。

  澳門希望借助這個所謂的兩岸交流(交通?)平台為國家統一盡一點綿力,結果吃力不討好,在人家眼中看來,你還只不過是一個「非賭即色」的銷金窩而已,根本不夠格充當說客。近月,台灣當地就「總統」陳水扁貪污案鬧得沸沸揚揚,不但藍綠兩個陣營不斷有人被牽扯進去,連澳門也不能幸免。其中,綠營的立法委員指控「國務機要費」案公訴檢察官張熙懷,曾於去年初到澳門酒店喝花酒。為此,張熙懷澄清,他去年一月赴澳門是參加亞太地區檢察官論壇,當時檢察官協會理事長、法務部檢察司副司長陳文琪亦與會可作證,他出島參訪都是司法交流,絕不是如立委所想像的那麼不堪。

「你去過澳門,非賭即色的地方,你去那邊幹嘛?」

  那次論壇在澳門看來是盛事,出席的「貴賓」張熙懷竟被指專誠來澳門喝花酒,澳門的形象在台灣人眼中如何不堪是可想而知的。這是綠營在攻擊藍營,藍營又如何攻擊綠營呢?以下是摘自台灣《中國時報》的一篇題為《去澳門作啥 非賭即色? 藍委抹紅震撼教育 施茂林動怒》(十二月二十九日),看官可慢慢欣賞:

  藍軍立委昨天故意把綠營連日來質疑國務機要費檢察官張熙懷的「場景」,搬到司法委員會,要也曾去過澳門的法務部長施茂林「感受一下」,施茂林果然動怒。 日前施茂林剛動完膽結石手術,昨天到司法委員會,召委高思博准許他把椅子搬到台上,坐著備詢。

  (國民黨立委)洪秀柱問施茂林:「有無去過大陸?」施答:「沒有。」「有無去過澳門?」施茂林遲疑了一下說:「我去過澳門。」

  洪秀柱一聽即說:「你去過澳門,非賭即色的地方,你去那邊幹嘛?」隨後話鋒一轉說,她要學一學民進黨立委修理張熙懷的作法
。「天啊,一個檢察官、部長可以到澳門,到非賭即色地方,你可以接受嗎?」

  被立委高分貝追問,一向溫和的施茂林開始動怒:「委員你可以去查,我不是現在去,是幾年前去。」、「幾年前也一樣。」、「委員,你說我非賭即色,影射我到那樣的地方,我要嚴重抗議。」、「你不用抗議,我是比照別人問話的方式。」

  為了捍衛清白,施茂林與洪秀柱展開唇槍舌戰:「沒有這個事實啊!我怎麼可以承認。」洪秀柱說:「那我問你,張熙懷有這樣的事實嗎?」、「張熙懷是張熙懷。」、「部長我這樣問,你會勃然大怒,你會抗議。」、「我沒有勃然大怒,我是嚴正抗議。」、「那你的檢察官受到這種污蔑時,你有無在第一時間站出來說,我們有到立法院接受被詢責任,但不接受污蔑抹黃栽贓。」

  洪秀柱表示,把檢察官抹紅,並不能漂白陳水扁的齷齪,只會讓人家鄙夷。她用張熙懷的話告訴施茂林:「請你把眼睛輕輕閉上,想想你當初念法律系的理想和目標。」

  由於連日來,綠委不斷質疑,張熙懷公假自費回來為何沒有寫報告?為何張熙懷到港澳法務部不知道,所有答案也隨施茂林昨天出席而釐清。施茂林說,到港澳只要報告檢察長,到大陸才要報法務部核准,而公假自費回國可以不用寫報告,公假公費才需要。


  上文其中一段寫到洪秀柱說:「天啊,一個檢察官、部長可以到澳門,到非賭即色地方,你可以接受嗎?」雖然該報記者沒寫出來,但讀者即可想象到洪秀柱說這話時是如何聲色俱厲、道貌岸然的;至於描寫施茂林的回應時,就用到「捍衛清白」一詞,對小記來說,此兩段描寫簡直就是「神來之筆」,粗俗點說一句:看到小記「眼都凸埋」。

  這篇報導澳門人只宜作奇文觀賞,不宜認真,然而想深一層,隨著澳門近年經濟蓬勃發展,知名度提升,以為澳門可以逐漸改變在世人眼中只有賭及色的形象,就算完全改變不了,最少也會念及澳門有「世界文化遺產」、是中西文化相交融的地方,但到了今天,人們對澳門的印象竟然還是如此不堪,是澳門多年來努力的諷刺。由於政治上的隔閡,台灣人對澳門仍然缺乏了解(或者說對澳門某些地方過於了解),但澳門希望成為兩岸交流平台,最基本的讓對方了解也做不到,還虛談甚麼「發揮橋樑作用」呢?

雖然洪秀柱未必真的不了解澳門,澳門在他心中的印象也未至於這麼差,可能他只是以此來攻訐政敵,但如果台灣多些人了解澳門,他的屁話也就沒有市場了。

5 comments:

陸奧雷 said...

記得三年前好像在澳門國際機場做過一個旅客的路邊調查,問到一個台灣人來澳門幾天

他說只是取道過境,一般都是停留一天

問他到澳門會做甚麼

他說就是賭一下錢,找個女孩如此。

瘋一樣的男子 said...

看了這個blog很久,每天都期待你的更新,雖然潛水了很久也沒留過片語,但真的很支持你,你的話很直接很幽默,喜歡那種自嘲的風格,加油吧戀童狂!

皮 said...

陸奧:

那位台灣人都算直接了。

阿瘋:

多謝支持,等我寫多些戀童o野俾大家欣賞!

瘋一樣的男子 said...

俺是澳門的...

皮 said...

阿瘋:

我無話你唔係澳門人,我上面一句說話是答陸奧雷的留言的。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