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Friday, January 26, 2007

記性


  不知是否工作太多,資訊太頻,自身太煩惱關係,發覺自己的記性越來越差了,剛才看「軟硬天師」演唱會的錄像,見到兩個嘉賓,一個是beyond的成員,另一個是澳門出道的音樂人,這兩個人的歌我會唱,也十分熟悉,但見到他們兩個,竟一下子忙記了他們叫甚麼名字,苦思良久仍不得要領,直到自己返回看字幕,才看到原來是黃貫中與恭碩良。

  以前看一本書,無論是很慢地看,還是很快地瀏覽,記憶甚至可以維持半年,任何人只需讀出其中一段,我都可以指出是第幾頁,但現在看的書過目即忘,想做做筆記,弄弄一些思維導圖方便自己記憶,卻又懶得去做,結果十忘其九。回想一下自己看的書,單單章回小說就不下數十部,結果記得最牢的是自己反覆細看的《水滸傳》,連回目也背得出之外,此外的都不甚了了,《紅樓夢》和《三國演義》還好,《西遊記》真係唔多記得,其他就更不用說了。

  我常自詡對人過目不忘,大學時曾在蘇州一間商業學校教學生廣東話,我曾對學生說,十年之後我還會記得你們的容貌,結果五年不到,雖然未碰過他們,腦內對他們的印象已相當模糊,估計將來是碰面不識的多。

  這些是自己對一些比較重視的記憶的遺忘,現在更多的是對剛發生不久的事情就遺忘了的,難道這就是歲月給我的回饋嗎?現在自己的事情多,甚麼煩惱都可以一古腦兒襲來,腦袋剩下的只是面對各種事情時的應變程式。

  無論如何,某些記憶我是希望一生一世得以保留的,就像《半支煙》裡的曾志偉一樣,如果連那些記憶都遺忘,我想我就離死不遠了。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