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October 21, 2008

十年不變話嘉頓


有時真的很神奇,在澳門這個急速改變的城市,很多地方──包括世界遺產──都可以改變的時候,卻仍有些地方可以保持不變。然而,這個“些”字所包含的地方不多,我到目前發現的只有兩處,一是台山區的公爵餅家,二是營地街的嘉頓咖啡室(不是香港的嘉頓公司)。

  在連合興餅家都讓人經營低級海味生意的目前,我很難想象嘉頓咖啡室還繼續保留十多年前的裝修,這家不起眼的店,就算自己經過也不會留意她的存在,只是當我想在那裡吃東西時,才會想起她,一想起她,就會擔心她是否已經不存在,而每一次去到,她卻依舊在那裡。

  今日本打算去營地街市吃午飯,上到去發現爆棚到不得了,於是便想到要去嘉頓,一進入那裡,就發現沒多大改變,我也自然而然地叫一份“沙丹豬扒飯”。之所以叫沙丹豬扒飯,並非我特別愛吃,只是那裡的沙丹豬扒飯多一條腸仔,與別不同罷了;然而那個十年前還可挺直腰板,今日卻連腰都挺不直的老板卻聽錯了“叉燒滑蛋飯”。那間餐廳除了裝修沒變,連主要負責的老板和廚師(應該是老板的老婆)也沒有變,只是多了一個應該是他們後代的後生仔。與十年前一樣,叫碟飯要等很久(因為只有一個廚師),而且就算是中午,也沒有爆人。回想起十年前,有段日子,我每日中午放學都會在那裡吃飯,吃完飯再看兩本漫畫(因為看書會被人覺得怪,這是澳門的怪現象),然後聽客人吹水,度過一個中午。

  現在已沒有那個情懷了,已沒多少本地人在那裡吃東西,我一邊聽着旅客對服務的埋怨,一邊聽着外地打工仔對澳門一知半解的高見,雖然我還愛看漫畫,但現在也不會在大庭廣眾打開本漫畫來看。時光,總是無聲息的流逝,望着街外走過的母校學生,再看着自己日漸有聲有色的豬肥腩,對於歲月只有更多的感嘆。

  啊,忘了告訴大家,那家店已經再沒有出品沙丹豬扒飯了,最後我吃的還是那個叉燒滑蛋飯。

  (本來想寫篇好感情的文章,但因為正在工作,很多事情要搞,要在上班時間完結後才能把它完成,橫掂都寫咗,唔用又好似好嘥,都係貼上來啦)圖:北村一輝

2 comments:

strangerman said...

還以為你會說說此日劇,誰知圖片跟文字並無一絲關連.
此劇最近令我身同劇中人感受,正迷惘於人生轉變的交叉口.
不知不覺間,下星期日就大結局了.

太皮 said...

strangerman,
查實我唔知呢張係咩嘢劇照,鬼鄰人?
我只看過他的十四歲的媽媽,
我見張相幾靚仔,攞嚟用吓啫。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