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February 02, 2011

(五)內疚的菠蘿蜜(上)



  今年母親將做冬的日子提前一天,起初我以為是要遷就弟妹工作的時間,但卻其實另有緣由,原來冬至當天是爺爺的忌辰,迷信的母親說因為我們年年都在爺爺的忌辰做冬,我們家的運氣才這麼差。我相信爺爺在天之靈,是絕不會因為我們聚在一起吃東西而不高興的,我們家運氣差,只是我們自己不爭氣而已。

  說起吃東西和爺爺,我想起了自己做了一件對不起爺爺的事,至今仍感到內疚。我有時是很厚顏無恥的,可能對自己做過的一些錯事,會作出否認、迴避,但有時又會對所見所聞莫名其妙地產生內疚感。記得有一次,在火車上看到一個肥胖的中年婦女穿了一雙美麗而簇新的涼鞋,我多看了兩眼,此後好像做了對不起那個婦女的事情一般,一想起那個景象,就有種愧疚感。

  有關爺爺的那件令我內疚的事,別人看來可能覺得沒甚麼,但與記憶中的情景共生的內疚感卻一直伴隨我成長。

  小時候家窮,甚少機會吃特色水果。有一次,母親買了些拆開了的菠蘿蜜回家,叫我先送一部分給爺爺吃。我便帶着一份菠蘿蜜,興高采烈地送去給當時住在附近木屋的爺爺,然後跑回家,去吃第一次有機會品嚐的菠蘿蜜。

  我吃完一個,要把果核丟掉,母親叫我不要丟了,因為可以煮來吃。我看着那光秃秃的果核,心想:原來菠蘿蜜還有這個好處呢!吃了三四個,想起爺爺的那一份,便二話不說跑出家去,在木屋區的小巷裡左穿右插,到爺爺家,說道:「阿公(我們家鄉把祖父叫阿公),我要菠蘿蜜的核。」那時他還未把菠蘿蜜吃完呢,而吃完的果核則裝了一小袋,見我來討,便把剩下的也吃完,將果核一併給了我。我擰着果核,心情愉快地回家去了。

  (原刊於2011年2月1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