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February 23, 2011

(八)青洲「四眼婆」及其子女(上)



  今年一月一日,隨着最後一間木屋被挖土機推倒,青洲坊木屋區六十多年的歷史正式宣告結束。我的家就在青洲坊旁邊,二十年來一直看着這片地方的變遷,感情深厚。青洲坊去年十月之前還是很完整的,到十一月底尚有一定的規模,但到十二月尾,已經只剩下兩三間在「抗爭」的木屋了,我不禁慨嘆,要破壞一個地方,乃至一段歷史,真的是件很容易的事。對於青洲坊,實在有太多話可以說了,但一個人總有些難言之隱,等到適當的時候,才再說吧!現在只想講講“四眼婆”及牠三個兒子的事。

   過去兩年,因為家庭成員的轉變,我家的兩條狗阿B和黑仔被我們「流放」到青洲,在那裡我們搭了間五平方米左右的小房子作為狗舍,讓牠們在那裡居住。由於家離得近,而母親經常在青洲與街坊打麻雀,因此照顧起來倒也方便。當然,在青洲坊的毁滅過程中,這間「沒有登記」的狗舍自然是首當其衝的,我沒理由任由我的狗流浪街頭或者被人道毁滅,最後我和女友決定將牠們帶回住處居住,連同我們一隻叫阿達的寵物狗,我們總共養了三隻狗。

   青洲有很多狗,大部分都是住在那裡的居民所飼養的,在毁家滅舍的過程中,那些居民自己都顧不了,又哪有心思和能力去養狗?雖然有一些主人將自己的愛犬帶走了,但更多狗隻卻只能在現在的廢墟上流浪,其中包括了「四眼婆」。那是一隻黑色的雌性唐狗,由於眼睛上面有兩個褐色圓點,因此被人叫作「四眼婆」。四眼婆原由青洲坊一戶人家飼養,但那戶人好像有別的住處,很少回來,平時牠便由其他街坊幫忙照料,以前我去探望我的兩隻狗,牠都會走過來,蹲在一邊,希望分到一點飯頭菜尾。我每次都會分一些狗食給牠吃,不過,親疏有別,我是不會像照顧自己的愛犬般照顧牠的,但倒與牠慢慢熟絡起來了。

   就在我與四眼婆熟絡之後,推倒木屋的挖土機越來越近了,周邊的木屋正逐一被拆卸,就在四眼婆的主人收取賠償之前的一天,牠竟然生下了五隻狗仔。可惜,牠的主人遺棄牠們了,剛生產後的四眼婆,好像不知道自己悲慘的命運,只像所有母狗一樣保護着自己的狗崽,其他狗一走近,她就呲牙裂嘴。這時,青洲房的木屋一間少過一間,衛生環境越來越惡劣。

   (原載於2011年2月22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