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February 09, 2011

(六)內疚的菠蘿蜜(下)



  母親見到我把爺爺的果核取回來很吃驚,因為我們的果核已夠多了,根本不需要爺爺的,她責備我為甚麼問他討回來呢?我知道做錯事,便說要還給爺爺;母親說怎好意思又拿給他?一邊將爺爺的果核丟了。

  這件事後來一直困擾着我。其實爺爺自己是不是也打算把果核炒來吃?我問他討回果核,會不會令他很掃興?就像有人給了我玩具,又把玩具取回去一樣。在他孤獨的暮年中,被孫子取回原本想享用的東西,對他心態又有甚麼影響呢?

  母親的原意是要將好的東西分享給爺爺,但因為自己愚蠢,卻可能令到爺爺的自尊受到打擊……也許我想多了,但這件小事,令我每當想起爺爺時,就有一種愧疚的感覺。如果生命可以再重來的話,我寧願當天母親就不會買菠蘿蜜回來,或者買其他不相干的東西,那我也不會對不起爺爺了。

  爺爺一生流離浪蕩,少年時就從梅縣老家去了荷屬東印度──也就是現在的印尼謀生,60年代排華時又與兒子們回到中國,然後來到澳門,在澳門又居無定所,先是在荷蘭園落腳,後來輾轉住到馬場木屋區,在木屋區又住過不少地方。最後,他帶着無數回憶,化成骨灰,與嫲嫲的骨灰一同定居在蓮峰山下。

  雖然與爺爺相處只有十年的光陰,但此刻我仍然可以清晰地描勒出他的慈眉善目,他穿着唐裝,挽着年紀最輕的孫兒,向我們幾個堂兄弟走近。人與人在漫長的生命洪流中擦身而過,在我們身上發生的,有分享的喜悅,也有錯誤導致的愧疚,如果有輪迴,我與爺爺會不會再相遇?爺爺,我答應你,有機會再重遇的話,我一定會分享給你最好的美食。
 
  (原載於2011年2月1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