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unday, June 05, 2011

廢話,屌


  許下每周寫一篇網誌的諾言後,忽然覺得每一個禮拜都過得很快。人家說快活不知時日過,我不知我自己是否快活,倒也不太愁苦,反正像大多數澳門人一樣,平平穩穩,得過且過就好。要不是沒有物業,不然的話我已經可以夫復何求了!我現在倒不是像以往一樣等待奇跡(突然發達、突然寫出一本驚世巨著、突然有個老闆提拔),而是希望可以腳踏實地地慢慢儲錢,積累財富,做個正常人。可恨的是自己覺悟得太晚,如果早哪怕四五年,境況就不一樣了。

  昨日是那個一年一度的敏感日子,到現在我還是那樣認為,在那個敏感日子發生前後的共產主義中國,是我所嚮往的,那時沒有黑心食物,沒有用頭髮做的豉油,沒有軋傷人後再將人捅死的,也沒有「我爸是李剛」,那時只有拱北那個賣郵票的阿伯,只有蓮花路的小籠包餐店,只有雷峰和焦裕祿,只有朦朧詩一樣的夢想,我覺得那個日子比起改革開發更有劃時代意義,從此在中國內地的權和財已經再沒有任何人可以動搖了。

  對於這個敏感日子(抱歉不敢提那兩個字,因為還希望這個網誌的內容在內地的朋友可以看到),我已經漸漸麻木了,我既不是親歷者,也不是一個有偉大情操的人,也不是一個記者了,要感觸都感觸過,要憤怒都憤怒過,那又如何?除非我沒有飯吃,不然的話,我也只能在體制內營營役役。

  這一天,我在送女友回鄉後,自己坐巴士到了珠海西部一帶隨便找個地方逛了一個鐘,那種落後,那種安詳,那種生活氣息,一碗雲吞麵只是兩元錢,老母雞在馬路邊啄食,居民打開門睡午覺,見到在澳門已經絕種的燕子,村裡的狗都應該在某一場正風運動或門面運動中被打死了,只有在大路的店舖還有一兩隻混種狗,見不到知名度高的產品廣告,只有一些街招,有美女找人做愛生仔,摩的司機等上一天才有一兩單幾塊錢的生意,村屋門口掛着光榮軍屬的牌子,諸如此類,我想不到他們對那個敏感日子感覺趣,他們感興趣的,應該是地方政府對他們農產品的補貼是否足夠。

  經濟差距是如此的巨大,雖然我在澳門也屬於貧苦的一群,但自己一天的工資,可能就是他們農忙一個月後的工資,如果我那個月不幸有些作品發表或得獎,這個比例將更巨大,不知怎麼我感到一點慚愧。如果我從一出生就在這些農村裡,生命可能會踏實和快樂得多,起麻不用為肥胖問題而煩惱。

  人生識字憂患始,以前我一直認為文學是我的立身之根,但現在我倒覺得文學讓我想太多了,鑽了牛角尖,好像養狗和喝咖啡一樣,沒事找事幹,在我接觸到的世界中,文學、養狗和咖啡都不是必需的,而我卻因為這些東西而損失了不少光陰和金錢。想想,如果十二、三歲之後在一些節骨眼上的情況改變一下,即我抵受不住在澳門愛看書就是異類的壓力,強烈反對妹妹將已逝的大種狗阿B(不記得第幾代,我家的狗都叫阿B)帶回家養,在感到削胃時就不再喝咖啡,那麼我的生命一定輕鬆一點,至起碼家裡不用堆着幾十箱看不完的書,不用每個月花幾千元養狗,也不用每個月花幾百元喝咖啡從而導致可能心臟出現問題。是的,這些東西已花去我的光陰了,還叫我怎樣關注那個敏感日子?當然,也沒有人理會我是否關心那個日子,只是現在要寫網誌,下意識牽扯到那一天而已。

  寫寫下寫了不少了,原來我還是那麼愛說廢話,屌!

2 comments:

niC said...

哈哈...傻佬...

皮 said...

傻你個頭!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