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une 15, 2011

(二十四)臭味文章(上)



  試過很多次,在內地(或者確切點說我去過的地方)的餐館進餐,在享受完一頓頂級美味的菜餚(希望沒加「一滴香」)之後,迅速受到大自然的呼喚,要找個地方「天降甘霖」,往往這時卻會遇到一件很犯難的事,就是餐館可能沒附設洗手間,又或者廁所的整體狀況比起澳門那些臭氣醺天的的流動廁所還要差。除非你光顧的是五星級大酒店,否則這樣的處境不少見。我到目前為止,還未在內地見過一間普通食肆的廁所會整理得過肯字頭或麥字頭等美式快餐店的,如有請告之。

  有食就有屙,這是絕對正常和正經的事,也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食」和「屙」對人同等重要,理應得到相同待遇,但我一直搞不清為何國人對廁所卻如廝的冷漠,任由它們自生自滅。有件趣事值得一記:三年前,在北京採訪奧運會,有時奔跑完一整天,會相約行家尋找美食祭五臟廟,自不免到當地著名的簋街(東直門內大街)去大吃一頓。與行家對飲十數瓶啤酒,痛吃數十串串燒後,人有三急要解決,一問店家,廁所卻在遙遠的一條小巷裡。

  沒法,只得急急腳去找那王侯將相都要俯首稱臣之地。未見其影先聞其味,那種內地公廁特有的氣息已在天空中飄散,到得廁所,但見一個黑漆漆的所在,一列幾個「牆壁」只高及大腿的廁格,兩人正露出大半個白圓的屁股在拉屎,其中一個還在興致勃勃地玩手機。男女廁相隔一堵牆,可以聽到隔壁的女同志在說話,估計在男女授受不親的廁所裡,我們的排泄物掉進屎坑後就會立即相親相愛,如膠似漆了!

  我用衣服抵擋着那一陣陣中人欲嘔的臭氣,極速解決,且身體力行支持環保,減排了事,逃出煉獄!屈機的是廁所竟然沒水洗手,要我到巷口買瓶瓶裝水來清理。

  其實我在內地遇上「廁所奇遇記」的機會又怎會少呢?我曾經見過農村地區開在路邊的廁所,中年阿叔就背着川流不息的車輛蹲着解決,而那堵「門」是透明的;我曾經去過一些廁所,屎兜就是一個一個膠桶,直接將男人的小便裝下,方便取走用來做肥料;遇到過有男人一邊蹲廁,一邊跟在另一邊蹲廁的女友人聊天;在華山去廁所,我納悶的是那些廢料排到甚麼地方去了?結果轉過一個山頭一看,但見剛才廁所下面的山體上,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黑線,原來是排泄物日積月累造成的結果。

  (原載於2011年6月14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