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uly 27, 2011

(三十)地溝油與三聚氰胺的根源(下)



  在澳門,購買奶類飲料向來比較昂貴,一支鮮牛奶大槪是兩支可樂的價錢,在我上大學前,較少主動買來飲,也不喜歡那種“淡茂茂”的味道,母親有時買給我,待上一整天,最後我還是讓已經喝過的弟妹喝了。直至跑到蘇州讀大學,發現那裡牛奶相當便宜,一元有一包,兩元就一盒,加上乳酪、酸奶和不同味道的乳製品,我竟漸漸喜歡飲奶,無奶不歡!江南女性比較水潤豐滿,估計就是喝奶量多的緣故。後來,出來社會工作,常出差內地,幾乎每晚逛完夜街回酒店前都找上一家便利店,購買牛奶或乳製品,成為我的例行公事。用動物體積來比喻,這些年來我服用三聚氰胺的劑量應有一隻狼狗大小。

  幼嬰服了含三聚氰胺的牛奶會頭大,這是眾所周知的“科普知識”,而本人頭顱一直就異於常人的巨型,並未因三聚氰胺之故而變得更大或縮小,相信該化學品對成年人頭顱還未有顯著影響。不過,我在內地出生五個月後才移居澳門,而頭顱比正常人大,不知是否在襁褓中喝過一聚氰胺或者二聚氰胺呢?頭大也令人苦惱啊,幸好我國出產了阿里巴巴老闆馬雲這種頭大堪比外星人的鉅富,否則我難以進一步向人說明“頭大冇腦,腦大生草”的科學假說根本就站不住腳。

  地溝油和三聚氰胺是比較傑出的黑心食品,讓人念念不忘,事實上我國尚有數之不盡的類似產品,大家一定已透過不同渠道看過、接觸過、吃過或者正在吃,而據經濟學家郎咸平的觀點,轉基因大豆和水稻也是有問題食品,美國人不吃,拿來中國做實驗,我認為同樣可歸為黑心食品一類,我們對黑心食品已經避無可避了,給美國人盯上你還逃得掉嗎?唉,病從口入,禍從口出,一些不負責任的廚師去完廁所或者撩完腳趾再斬叉燒捽鴨肶給你吃,已經夠你死啦,管不了了!

  說了這許多,其實我想講的道理很簡單,就是地溝油和三聚氰胺之所以出現,我們所有人根本就是罪魁禍首,脫不了干係,是我們整個社會不重視道德,是我們整個文化自私自利,是我們整個心態見高拜見低踩,是我們整個精神文明的虛偽,才會產生這些眼中只有利益而沒任何道德和人性可言的冚家剷商人。在一個對同胞充滿愛的社會裡,在一個對生命充滿熱情的國度裡,這種仆街事根本沒可能發生,我們每一個曾經拜金、曾經屈服於財大氣粗者的氣焰之下,曾經鄙夷過窮人、鄙夷過弱小者、曾經冷漠對待有需要幫助者、冷漠對待同胞的人,哪怕是維權的受害者家長,都是地溝油和三聚氰胺的幫兇,而報應就在孩子身上。

  (原載澳門華僑報2011年7月26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