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July 04, 2011

這一周



Hea了兩天,現在才有心情寫網誌。本來打算談一談《變形金剛3》《建黨偉業》的觀影感受,但現在已經是夜深了,認真的寫怕要寫上一兩個小時,還是作罷。唯一想講的是,這兩部電影雖然風馬牛不相及,但在中國的命運卻緊密地連在一起,因為據說如果《建黨偉業》票房不達標的話,《變形金剛3》將上映無期。這雖然有點荒謬,但在我們的國家是沒可能發生不了的,深圳為了辦好大學生運動會,最近發生的荒唐事就是一例。另外,還想提提的是,《變形金剛3》及《建黨偉業》還有一樣相通的就是人物太多,場面混亂,前者節奏太花,機械人亂七八糟,看漏眼真是會跟不上,後者則短短時間內交待十年亂世裡錯綜複雜的人和事,既要讚揚共產黨,又要顧及國民黨的感受,結果除了小鳳仙送別蔡鍔等一兩場戲可堪玩味之外,其他內容其實可以直接製成劇照,配上文字出本場刊就可以了。

大家如有興趣,不妨看看我在澳門日報動漫玩家版寫了八個月的專欄《我與變形金剛》,系列文章記錄了自己與變形金剛的一些因緣,還記錄了自己了解的一些澳門玩具廠的歷史,自然是沒有甚麼文學性可言,但如果喜歡變形金剛或者想回味一下八十年代的北區生活,倒可以一看。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一)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二)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三)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四)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五)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六)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七)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八.完)

生活上還有一些事情發生,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總之我感到自己並沒能控制自己的步伐,一切都是在周圍環境的推動下前進或改變,我自己本沒有充足的時間停下來想一想下一步要做甚麼和對未來進行部署。反正,現在的人生並不是我年少時所想象的人生,或者說並不是任何時候我所想象的人生,因為我從來未對自己的人生有所想象,唯一想象過的也許只是自己一直會有時間看書,最低限度可看盡中國的古藉和名著。

其實我不知道甚麼是自己想要的,幾天前才看完很早就想看或者應該看而買回來已好幾年的《煉金術士》(即《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其實一天就可看完),說實話,這個年紀看這本書已經難以有藝術上的享受,不過故事的一些槪念確也簡單直接,值得參考和引用。說到的預兆和天命,說到當一個人想要完成一件事時,全宇宙的力量都會協助你,說到的心靈等等,卻也讓我起了一陣思考。我的天命是甚麼?寫作嗎?在澳門生存而擁有這種天命是很可悲的,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我的天命是成為沓碼仔或者地產佬,起碼我現在可以開着一架跑車去嚇唬電單車騎士,而不是自己每天飽受驚嚇。可預兆卻一直引領我去做一個寫作人,當然,跟預兆而行絕對是死路一條,我也相信自己沒法找到夢中的寶藏,因此,還是老老實實做一個賣爆米花的小販好了,至少靈魂不用經歷無必要的磨難。

登在《澳門筆滙》第四十二期的小說《關》,我已貼了上網,大家有興趣可以點閱來看看。鏈結。提提大家,新一期筆滙現正征稿,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投稿哦~~

另外,剛才整理了一下我用來貼已發表文章的新聞台,大家有空也可點閱一下,謝謝!其實咖啡與貓的最後愛情每天有兩百以上的點擊率,比這個Blog多得多,看來是因為文章內容比較廣泛的緣故。

咖啡與貓的最後愛情

憂鬱的姻緣草

看不見的城市


.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