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October 16, 2006

澳門人要欣賞音樂節節目

  昨晚才去看歌劇《鄉村騎士》與《丑角》,看過後只有一個字的評語:正!

  雖然不知他們唱甚麼,而且字幕有時看得人一頭霧水,但演員/歌唱家的生動演出令觀眾看很十分投入。兩齣歌劇都關於婚外情,而且一樣敘述得十分沉痛。由於雜誌與報紙都未搞掂,個人很煩躁,明日中午前還要起床去大賽車的記者會收料寫最後一條稿,實在沒心情和時間用文字分析兩套劇,遲點再寫。(主要是分析給自己看,這對自己的寫作很有好處。)

  接下來,今晚會有德國科隆古樂團的演奏,我一來工作要最後衝刺,二來睡不夠一定會打瞌睡,還是不去為妙。明日雖然音樂節沒有節目,但剛好是美女欣結婚的大喜日子,有喜酒飲!(我是真的要飲好多好多酒啊!剛好做完手頭工作,不趁這時放縱更待何時?)

  音樂節接著有星期三板本龍一的演出,好像很多人會去,我都要早少少去霸位。話說回來,其實澳門有不少人對藝術和音樂有濃厚興趣,但有些人仍認為去欣賞音樂會和看戲劇是老土的行為,是時候要改觀念了,昨晚我就看到不少單身美女現身文化中心看表演。(有沒有俊男,我可沒留意。)
 
  星期六開始,一連四日都是徐小鳳的表演,我估那幾日應該不會見到文化中心的西人常客,希望在沒有他們熱情調度的情況下,澳門人也可以熱烈熱烈的鼓掌吧,我唔係幾好徐小鳳,但我希望周一抽空去看看,雖然坐在山頂,但一樣地用耳朵欣賞。

  回想我初次對戲劇產生濃厚興趣是在大學時,那時一位叫朱棟霖的教授是當地研究戲劇的大家,也曾來過澳門參加活動,他主持一門戲劇與電影的課,由於當時正在連載一部長篇小說,因此對戲劇結構特別感興趣,而朱教授的課讓我對戲劇有更深的認識,了解得更多;更加重要的是,蘇州是人類首個非物質文化遺產--昆曲的發源地,那時也聽了幾折昆曲,感受也深。(朱教授的課,是我少有的較少缺席的課)受了這些薰陶,我對戲劇有了一定的觀賞能力,但怎說也好,似終只是初窺門路,希望繼續多些看戲劇,逐步將自己由附庸風雅的人,提升為懂欣賞的人。這也將對自己創作小說有幫助。(寫下寫下,又寫了這麼多)

3 comments:

lily said...

本來睇完你篇野就唸住關你個blog, 點知習慣性拖返上最Top時見到的果致命o既一句,每一次睇都會有沉重o既感覺, 只是程度不同。

Lily said...

突然唸起, 上一年大概lee個時候我向你提過lee句話, 仲同左2個朋友仔分享, 時間過得真快!

太皮 said...

LILY:

你做乜講到句野好似同你有關甘,我只係覺得呢句野有憂鬱,可以吸引妹妹仔看,與麻由子可以吸引麻甩佬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