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October 23, 2006

柔柔存在過嗎﹖(宣傳而已)


澳門日報 2002-06-28  小說  E03

  柔柔存在過嗎﹖

  晉星空

  有一天楚構在街上碰到秦婉雯。沒見個多月,她在心情惡劣的狀況下竟然能長高兩三厘米。楚構發現這時的她神情和語氣變得跟柔柔(按:雯雯的姐姐,兩人沒有血緣關係,這時柔柔去世不久)一模一樣,也許姐妹倆一直是這樣的,只是他以前沒注意過。她的語言也簡潔了,不再像以前將每個詞語重複一次。他們說了一會兒話,然後道別。楚構在以後很長一段時間再沒有見到她。

  在望著雯雯的背影時他忽然想到,祖父母、外祖父母、舅舅和心雪父親等親友中幾乎沒有人知道他曾經有過一個親密的女朋友,母親只知道他的女友叫柔柔,但柔柔長得高矮肥瘦、樣貌如何、性情怎樣,她全然不知。那麼,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證明他和柔柔曾經深摯或平淡地相愛過呢﹖是心雪、雯雯、程小尤,還是其他一些朋友和同學呢﹖不要說他們中大部分人很快會忘掉柔柔,就是他們所知道的關於他倆相愛的事情也是十分表面的,他和柔柔獨處時說過的話、發生過的一切,旁人均毫無所知。

  這一年來他和柔柔上演著一個別人不能仔細明了的愛情故事,而當故事結束,女主角離開人世後,這故事就只能存留在男主角的心靈中。然而,在這故事進行的時候,女主角的所思所想,男主角能夠清楚知道嗎﹖顯然不,這樣說來,男主角對自己所經歷的故事也只是知道其中的一半而已。

  那麼,這段愛情真正存在過嗎﹖柔柔是真的愛過他嗎﹖楚構不能回答自己;除了自己,這世上根本就沒有人可以證明這段愛情的存在。他開始懷疑自己了,他懷疑自己是否愛過柔柔,甚至懷疑秦雪柔這個女孩是否在世上生存過,而自己所經歷的愛情故事,會否只是剛才見到的那個叫“秦婉雯”的女孩子時,一剎那間所產生的幻夢﹖

(二○六)

  
今天睡過頭,本想去聽有關捷運的介紹會的,但趕不及,算了。回到公司與發行商開會,雜誌的發行問題一直未得到妥善解決。睡過頭的原因,是清晨睇完AC米蘭對巴勒莫一場過癮的賽事後,突然心血來潮抄出《草之狗》的剪報來看的。雖然不齊全,但也在我弟弟的幫助下(當時我在蘇州)集了四冊,我看的是第二或第三冊,有兩冊不知放到那裡了,看著看著便不忍釋卷,感動得自己再次落淚,重拾當初寫這部小說的感覺,物是人非,今夕何夕。早上看的內容大概是由周梓光出走轉到胡憶深擔正的一段,雖然有些情節過於冗長,但給我太多記憶了。希望真的可以狠下心好好修訂一下。以上是一段在慧科Down Load的片斷,題目是夢大人起的,現在看來比當時寫下這斷時感觸更深。當時我用筆寫作,全靠有慧科,要不然我的修訂工作就異常艱巨了。
(圖為雷諾阿畫作)

2 comments:

小夢 said...

你可以從米蘭的氣餒中轉而要重拾草之狗?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難道是可憐的卡卡對你產生了什麼觸動?我昨晚一直在等卡卡入波,結果撞柱再撞柱,天哪,真是無天理!看著他那張俊俏卻蒼白的臉,真是天可憐見.

皮 said...

天哪,點解d女人個個都O甘鐘意卡卡架?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