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April 03, 2007

死不了

  

  Depression.多謝各位朋友,這一月來很辛苦,不能再忍受。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

  我快死了,我在現實中和在MSN中,不停對朋友說:我快死了。我甚至幻想自己已經患上愛滋病,時日無多了。沒有甚麼放不下,也沒有欠人家甚麼。我很想知道,我死了,有沒有人會為我哭呢?除了家人外,還有甚麼人會為我哭呢?這是賈寶玉的迷思,也是我的迷思,除非真的有靈魂存在,否則我永遠都不會知道。

  當然,我未死,我不會那麼輕易讓自己死,這只是周期性的姨媽到,只是周期性的鬱悶,同時我只是希望有人關心一下自己而已,因此很多謝那麼說會出席我的喪禮、鼓勵我、找我吃宵夜和勸我不要死的朋友。我永遠都知道「船到橋頭自然直」的道理,希望捱過這兩天,在復活節假期的日子裡可以讓自己放鬆一下,雖然有任務在身,也可以讓自己紓緩紓緩。我死不了的,我要等好多好多人為我難過、不捨得我的時候才死,現在就死,太不值了。 當然,我並不真是打算去死,放心。

  也許太久沒去旅行和出差吧,去年的一月、二月、四月和九月我都最少離開過澳門五天,出外抖抖氣,散散心,回澳後精神抖擻,渾身是勁,但九月之後除了去過江門、新會、廣州和香港等地過一夜的短途TRIP外,便沒有去過其他地方,終日坐困澳門愁城,想唔鬱病都難。如果我之後真的轉了工,旅遊的機會就更少了,唉,況且我現在少了幾千元收入,也沒餘錢去旅行,雜誌社又沒差出,真是鬱悶到極點啊!!!!

  香港有報告指十八萬人患了鬱躁症,我相信我也一定患了,不是鬱鬱寡歡少言不語害怕社交,就是撩是鬥非暴躁如猩。同時我亦肯定自己患了徐步高人格障礙綜合癥,因為我的行為絕對是人格分裂的。也許我真的要死了。

  昨日凌晨有朋友叫我吃宵夜,我想總不免飲酒吧,因為要寫稿,怕醉了寫不成,所以沒去,結果自己困在家中還是寫不出東西,自己倒起威士忌來喝,醉了睡了,伴我入睡的是張國榮的歌聲。四年了,張國榮已經離開了四年,四年前關於我自身的絕望情緒好像又撲面而來。還是聽一聽張國榮的歌,來掉念這位永遠的藝術家吧!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