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anuary 16, 2008

《我寫,我活着》與《高薪低能》


>天冷,沒有心情,加上生活上沒甚麼特別事,於是便沒怎麼更新網誌;一些有趣的和有意義的東西又不想隨便寫寫就算,只能等有時間再寫。早前
陸奧雷叫我幫《華僑報》副刊寫專欄,於是我寫了兩篇,登在一個叫「濠江人言」的專欄裡,每篇大概五六百字。之後我還會寫,大家公司有買開華僑的人不妨留意,沒買開的人可以買來看看。以下是已發表的兩篇,給大家閱覽一下,之後發表了的專欄我會更新在《咖啡與貓的最後愛情》裡,請大家留意。

《我寫,我活着》

  起床打開電腦,「都隆」一聲,彈出一個MSN對話框,只見陸奧雷在號召以前曾為「新世代生活誌」撰稿的「黃毛小兒」們重新歸位,為《華僑報》撰寫新的專欄。這班黃毛小兒,現在有的已經在事業上春風得意、有的已經組織了美滿而幸福的家庭、有的則還是老樣子,就不知陸奧雷今次可以召集到多少位,但我是毫不猶疑就答應了的。

  多年前我也曾是「新世代生活誌」的一員,可惜只堅持了一段短時間。那時,我大概還未了解堅持不懈地書寫對我本身文學修為及人生成長的重要性。後來我開設網上博客,聽到朋友的回響對我寫作的期待,使我受到鼓舞,再看到陸奧引述村上春樹無論如何都要堅持書寫的話,在沒有人強制的情況下,兩年來我已發表了超過十萬字的網誌。也就是這樣堅持地寫,當我要另外創作一篇小說、寫一篇評論時,那種思如湧泉的感覺絕對不是以前久疏戰陣的狀態可以比擬。

  在社會上,有時我會覺得自己地位卑微,對社會毫無建樹;在人際關系上,我又覺得自己只是遊散於邊緣的可有可無的人物,然而,只要我拿起筆(確切點說是敲響鍵盤)時,我就覺得自己與別不同,覺得自己足以與優秀的人們分庭抗禮。書寫,讓我找到了自己的生存價值。寫作彷彿一盞指路明燈,只需要一直向着這盞燈的方向走,總有一天我會找到自己所想要的,我總會得到一個對我生命的確切的回應。為了活着,我必須書寫。

《高薪低能》

  高一還是高二時由於是班長的緣故,我曾代表班級與學校高層對話,討論如何提升老師的教學成效。那時我好像曾發表意見,認為學校的教育只着重學生的學業成績,而不重視如何教導學生成為一個有用和有能力的人,造成「高分低能」的現象。後來,這個對十年前的澳門教育界來說還比較生僻的用語,被校長多次引用到周會的講話上。

  「高分低能」的現象是否仍在校園裡出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的是現在社會普遍出現了「高薪低能」的現象。是的,澳門近年的發展確實讓有本事的年輕人逐一抬頭,一展所長,但更多力所未及的年輕人也匆匆上位,在與其經驗和年齡不相乎的職級上呼風喚雨。曾遇過某些在工作能力上有問題的人,在原公司混不下去後,進入賭場不久便搖身一變成為管理層,月薪近兩萬,不禁使人大跌眼鏡。

  不能否定有些能力不強的人發奮圖強後成為強人,但不少人,主要還是時勢造英雄,因為澳門人力資源缺乏,老闆為了留人不停提高薪金,一些原本可能只值八千元的職位,可以被提高到一萬八千元,一些原本只值七千元月薪的員工,可能已正收取一萬五千元。又或者學歷和工作能力懸殊的兩個人,一個應該有兩萬元月薪,一個只配拿八千元,但由於人力資源錯配而得到平均一萬四千元的薪金。總之現在不是有能者居之的時代,而是看你「好唔好彩」的時代。

  不過話說回來,無論你「高能」還是「低能」,只要是年輕人,幾本上都是澳門經濟發展的受惠者,如不希望有朝一日成為為保飯碗而上街遊行的失業中年人,大家還是要更多地自我增值,提升身價,因為一旦社會形勢改變,「低薪高能」總好過「低薪低能」。
 
(模特兒:戶田惠梨香小姐)

7 comments:

nic said...

嚴重歧視你D hardsell手法...(針對網誌頂頭個段紅字)

原來你係"高分低能"0既鼻祖....失覺曬...

認同你個句"現在不是有能者居之的時代,而是看你[好唔好彩]的時代"....

菲 said...

我相信--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人生如長途跑...long run....不可能永遠幸運[好彩]或永遠失意......

皮 said...

菲,
那當然了,你應該就係一個有準備的人!

皮 said...

nic,
我唔係鼻祖,不過果陣時澳門還比較少人提。
呢d唔係hard sell,我都係為大家着想...

陸奧雷 said...

皮爺唔係高分低能鼻祖
但肯定係低分低品的鼻祖

皮 said...

陸,
甚麼叫做低分低品?

皮 said...

陸,
甚麼叫做低分低品?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