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April 13, 2011

(十五)屈機的簽名(上)



  很多人都喜歡收集明星簽名,我卻不好此道,過去做記者時接觸了很多明星,但為了保持記者的氣度,我都沒有問過那些人物攞簽名,現在想來,倒也沒甚麼大不了,這些簽名除了在影迷歌迷的心目中有點價值外,真是沒甚麼意思。

  不過,我倒曾經熱情地去追過一個明星攞簽名。讀初中時,有一回過大陸買書,瓊瑤的《梅花三弄》當時在香港電視台熱播,我便買了一套小說版,那時大陸的瓊瑤作品還沒得到授權,我買的自然是盜版。過拱北關回澳門時──注意,是舊拱北關──排在我前面的是一個黑不溜秋留着鬍子的男子,他回過頭看了我一眼,我一下認不出他是誰,但卻忽然心生憐憫:這個男子這麼瘦、這麼黑,一定很窮了……我還生出了親切感,因為我爸當時也是留鬍子的。

  突然,正在查驗證件的海關關員一陣騷動,幾個關員擅離崗位,拿着紙筆,跑到我身前的人跟前,一個男關員涎着臉笑道:「你是不是阿Lam?」阿Lam,林子祥?我一驚,只見前面的人點頭,原來他是大名鼎鼎的林子祥我也懞然不知啊!

  那些關員請林子祥簽了名。簽名過後,林子祥獲得了優先過關的禮遇,可憐我也想找他簽名啊!但還有幾個人才輪到我呢,而他已漸漸遠去了。我開始有點焦躁,到我過完關,追上前去,只見不少人已圍着他攞簽名了──注意,當時過關的人流沒現在誇張──我跑過去,從袋子中掏出了一本《梅花烙》還是《鬼丈夫》,打開扉頁想叫他簽名,卻苦無一枝筆。

  這時剛好有個阿叔問他攞完簽名,我便央他借筆給我,他爽快地借了,林子祥也爽快的簽了(他好像有點不快,因為我認不出他的緣故),但那阿叔已不見了。

  因為「騙取」了阿叔一枝筆,內疚感抵銷了我攞到明星簽名的高興,我很想將筆還給他,友報當時剛好有一個信箱之類的欄目,我便投稿去,希望找到阿叔將筆奉還,短信登出來了,但那支筆好像最後都沒有還到。
  
  (原載於2011年4月12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