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April 20, 2011

(十六)屈機的簽名(下)



  林子祥的簽名成為了我擁有的第一個明星簽名,後來,甚少將書丟棄的我將一些瓊瑤的盜版書掉了,不記得是《梅花烙》還是《鬼丈夫》,因為有林子祥的親筆簽名庇佑而保了一命。

  這之後,我好像一直沒問過人攞簽名了,直至出來社會工作,因工作關係,才再次向明星討簽名。為甚麼向明星討簽名事關工作?話說當年我剛入行,還是新仔一名,未過試用期,在採訪格蘭披治大賽車時,遇到過氣明星林志穎了。林志穎當時參加一個賽車比賽,我見到他,自然多拍了一些相,畢竟小時候也喜歡跟着他唱《今年夏天》,但就沒有想過問他攞簽名。

  那時,我報館中一位師姐確是他的一等一粉絲,收藏着大量偶像的絕版CD,她很想去攞簽名,卻十分害羞,於是便以資深記者的身份,威逼利誘我拿着她的珍藏,去請「小旋風」簽名。

  當時我一來新入行不敢違抗命令,二來也因為對方是女性不好拒絕,便硬着頭皮去到正在檢測賽車的林志穎身邊,問他攞簽名。林志穎見到我這個樣貌好像不比他年輕的大男孩(人),拿着他十多年前的作品出現了,神情揉雜着感動、感恩、感謝和驚喜地幫我簽了名。

  我當時已經感到相當屈機,但最屈機的是林志穎身邊的一位女士──不知是他助手還是伴侶,忽然冒出一句:「這(CD)是不是假的?」我雖然對她的發問感到驚奇,倒沒太在意,但那位女同事可是氣炸了肺,也許從那刻開始,她就不再愛那偶像了。

  雖然我對問人攞簽名不是十分喜好,但那年剛好是大賽車五十周年,因為我第一年入行的關係,對一切都很感興趣,便拿着大賽車的海報和記者證,去找所有賽事的冠軍簽名了,後來拿出海報一看,已經不知誰打誰。

  不過,對於我來說,有些簽名是很珍貴的,例如台灣作家白先勇的簽名,就連着他的《台北人》被我珍而重之的收藏着,好像武痴珍藏着一本武林秘笈一樣。

  (原載於2011年4月19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