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April 06, 2011

(十四)海嘯有感



  日本311大地震,引發史無前例的巨大海嘯,將日本東部沿海多個市縣瞬間吞噬,一切美好的歷史、人、景物和恩怨情仇都消失無踪。天地無情,以萬物為芻狗。在大自然的威力下,人類是多麼的渺少。然而,任憑大自然的威力如何巨大,但都敵不過時間,日本大地震發生不到一個月,我們已經從最初的同情轉化成恐慌,再由恐慌變成相對淡然了,遠在三千多公里外的一兩萬條人命的消逝,比不上通脹令我們有切膚之痛。

  在電視畫面中看着洪水將仙台等地的平房沖走,我想到的是當地有關魯迅的東西是否也已蕩然無存呢?魯迅曾在仙台求學,那裡有他藤野先生的墓。一切美好的事物的失去都是可惜的,這就是悲劇。

  人之所以可貴,是因為有記憶,懂懷念,可以分得出過去、現在、未來。

  據說,大部分動物的時間觀念都很差,不是說動物不懂得分日夜,而是動物不曉得現在的果,是過去所種下的因,現在種下的因,又會是將來的果,邏輯思維,是人物所獨有。就是因為有邏輯,所以我們才看到有人因為日本人的自然災難而額手稱慶,甚至幸災樂禍,將仇恨擴展和推延,也是人類所特有的本事。

  看着洪水將日本東部沿海的歷史像沙子上的圖案一樣沖刷掉,我除了想到魯迅外,腦海中忽然出現了一爿灰色的磚牆,上面畫了一個圓圈,裡面清清楚楚地寫着一個「拆」字,然後一架推土機,轟隆一聲,將磚牆連着屋子一下子徹底毁滅了。這是夢魘,在中國大地城市改建的過程中,有多少屋子是被這些人為的海嘯所淹沒?有多少珍貴的歷史和記憶是這樣被毫不留情地沖進了歷史的洪流中?真是數不勝數。

  (原載於2011年4月5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