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May 11, 2011

(十九)撞人與被撞



  這一兩年,澳門的馬路變得越來越危機四伏,經常有人高速開車──不知他們是炒樓發了財意氣風發呢,還是在賭場輸了幾十萬患上失心瘋,總之一個勁地讓引擎「轟轟轟」地響,待路面較為寬闊時,就加速爬頭。那種速度、那種壓逼感,真使我等電單車駕駛者悚然心驚。我估,這些威風人士還是發了財的較多,因為路面的靚車真是多如繁星,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給。

  上兩周,我目睹一宗車禍,一名正在過馬路的中學生,被衝燈尾的跑車撞倒,整個人彈飛,跌倒地上,他的母親就在馬路的另一邊騎在電單車上等他,看樣子是要接兒子放學回家,她親見兒子被撞,宰豬般慘叫一聲,衝過馬路,將頭盔丟向肇事私家車,抱起兒子哭喊。

  私家車是新車落地,還掛着紅牌仔,倒好,沒有逃離肇事現場,車上步出兩個(o靚)仔……恕我用這個詞,因為駕駛者及乘客都是十八二十歲的潮童打扮,染了金髮。駕駛者雖然故作鎮定及不以為然,但行動和說話間仍表露出內心的恐懼;乘客則兩手插褲袋,事不關己地看着地上昏迷的少年,好像看着一隻貓兒。

  從衣着、神態及駕駛工具上判斷,被撞的少年及其母親,與撞人的青年及其朋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由此,我也想像到後面的故事:撞人的人,有保險賠,老竇老母責備兩句,了事,繼續讀書、飆車、溝女;被撞的人,縱然被法官判為受害者而獲得賠償,但已五癆七傷,腦部是否受損、傷患為今後人生帶來甚麼樣的影響,還是未知之數,估計家人為照顧他而影響工作,他的學業因養傷而跟不上,也因為長得不夠帥,而得不到女同學的同情。撞人的人活得好端端的,之後做政府工或者繼承父母的生意,被撞的人最好的出路也許只是做荷官,為了空中的磚頭而打拼一生。

  後面已經不關車禍的事是,只是我有感而發,這一切就是窮人與富人的分別。在澳門,窮人要想向上流動,幾本上是沒可能的事,我畀你中到幾百萬的六合彩,你也只是買到臭水廠旁邊御景灣的一個高層單位而已,剩下的錢,未必夠再買一個車位。路上那些咄咄逼人的引擎聲,除了是一些人不知天高地厚漠視人命外,有時也是富人對窮人的嘲弄。

  (原載2011年5月10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