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1

(三十九)鋤惡讓善的阿B(下)



  阿B對於小型犬,實在是謙讓得過頭了。家中的迷你史納莎達達,總是無時無刻在侵擾他,除非他趴在地下,只要一站起身,達達就撲過去,不管大家都是雄性,也不管別人對同性戀的看法,達達總喜歡對着阿B的任一部位做交配的動作。阿B開始時裝腔作勢的「反抗」,向達達露出獠牙,但每次都遭到達達更兇狠的咆哮,久而久之,阿B已「認命」的讓他搞一陣,然後等我們來救援或者趴在地上敵不動我不動。人人都說一窩狗中最小的一頭最兇,在我家確是這樣子,就算是聲大夾惡的黑仔,也要對達達避之則吉

  對於大型犬或中型犬,阿B也許出於自我保護的目的,往往採用先發制人的吠叫和作勢襲擊的方式,結果要不是對方知難而退,就是一場惡戰的開始。黑仔和達達在家都是惡少,出到街就沒了底氣,在家做奴隸的阿B,在外卻是令敵人聞風喪膽的「喪B」,可惜的是,已經年邁體衰、牙崩齒壞的他,卻往往被咬得遍體鱗傷,記得他在青洲居住時,有段時期,因為身體變差的緣故,被一條大狗一撲就會仆倒在地。後來身體變好了,他就專找大狗復仇,只是現在出外溜達的機會少,並且每每被我管住,可以表現的時機不多。

  鬆獅犬和老虎狗這兩種名字響當當的犬類都是阿B的冤家,其中,在青洲時有一隻叫阿笨的鬆獅犬,與阿B和黑仔見面都要拼個你死我活。在經過一番激烈的爭地盤後,有一天阿笨卻被車輛撞倒,下半身癱瘓,自那時起被主人養在屋子裡,連同他一起經常出沒的金毛尋回犬毛毛和一隻雜種芝娃娃噹噹也被「囚禁」起來,於是阿B與黑仔在青洲坊近何賢紳士大馬路一帶橫行霸道,一直到那裡被清拆為止。

  至於老虎狗,我家附近有一個白頭佬養了一隻,有時帶阿B出街,碰巧會見到他,兩隻狗總要掙脫項圈撲過去廝鬥,但每次都被主人及時制止。有一次,我鬆了狗繩讓阿B在一個公園外圍走,剛好那老虎狗曾經走過,阿B靠氣味追過兩個路口,找到被主人拖着的老虎狗廝鬥起來,在馬路上翻滾,我和白頭佬很不容易才將他們分開。幸好沒車經過,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我對於阿B的衝動行為十分憤怒,打了他幾下,把他拴在公園的圍欄,要他靜思己過,只此以後,他都不敢輕舉妄動了,總是要看清我的面色,才敢有下一步行動。


   (原載於2011年9月27日華僑報華座版)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