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March 19, 2013

(一一四)玩物喪志記事簿(上)


  每日打開facebook,一定見到不少友人發來遊戲Candy Crush的邀請,希望讓我一起沉迷之餘,他們也好收取禮品。我是很貪玩的,除了因身材和經濟條件而對衣飾潮流無可奈何之外,我也對新鮮事物頗感興趣,然而,到寫文章這一刻,我依然堅持不接受邀請,不去玩那個人們會在走路吃飯上班時都心動想玩的遊戲。為甚麼呢?因為我是一個容易沉迷,而且患有強逼症的人,一玩就不得了了。

  我對那些看似花很少時間,又不用動腦子或者不用深層次動腦子的遊戲特別着迷。中學時,有段時間不停玩《吞食天地II赤壁之戰》,明明是一個不用花技巧的遊戲,我卻玩完一次又一次,每日不玩過不心息。由於遊戲限時通關,我的強逼症未有顯現,玩完後倒可安心看看小說。

  上大學時遇上電腦遊戲《帝國時代II》驚為天人,着迷過一段日子,後因學業為重和求學時沒個人電腦而逃過沉迷之劫。可是,當我出來工作後,有了自己的電腦,加上弟弟不知何時買了這遊戲回來,我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最初是在看電視時「善用」時間,一邊看電視一邊玩這遊戲,後來越玩越上癮,每當悶悶不樂、沒心情、有空閒時間、無所是事時就會玩,原本打算玩一玩就算,卻是玩完一局又一局,要知道一局快則半小時,慢則個幾鐘,玩到後來,竟然試過在遊戲裡建造牆壁圍住最後一個敵人免被誤殺導致遊戲結束,然後強逼自己將版圖上的所有資源都收集清光,玩無可玩為止。

  後來總算放棄了這個舊遊戲,不久之後遇上PSP的Winning Eleven,當中有個生涯模式,可以培養一個球員,由初出茅廬一直到退休,不幸地我的強逼症又發作了,我那個叫Pierre甚麼的球員,由十六歲打到四十六歲退休,足足打了三十年。要知道,遊戲裡一場球賽最少花十分鐘,聯賽加盃賽一年當六十場,就是六百分鐘,三十年就是萬八分鐘,我為這個遊戲竟然花費了三百小時,還不算當中的過場時間!別人玩是「玩夠皮」,我是「玩到收皮」!

  Wii的New Super Mario Bros.也謀殺了我不少光陰,朋友是爆機就算,我卻玩到將每一關隱藏的星星收集,可以進入爆機後的隱藏世界,打終極大佬,殺光殺淨為止,如果不是這樣,我就好像心願未了!

  (原載於2013年3月19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