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March 04, 2013

(二十六)送給來遲的一束白玫瑰



  你就這樣走了幾天了。執筆前的一個星期,你還為次日的一場讀書會而準備,你依然像平時一樣活躍於社交網站,每一句留言都充滿樂觀向上的力量,令人深受感染,如沐春風。這一刻春風依然在吹,而你卻已靜悄悄地背上行囊,流浪到彼岸的極樂世界,留下我們一班凡夫俗子在默默思念。我知道此刻在彼岸的你也許很快活,也許正在興奮地體驗新生,但我想告訴你,我們都不捨得你。

  看着朋友們在社交網站為懷念你而開設的群組,看着照片上開懷大笑的你,我依然很難接受你已經離開我們了,要不是朋友的留言確確實實地提醒我。還記得2009年秋天,我們初次見面,那是澳門筆會活動,具體誰來介紹我們認識、怎樣開始交談,我已記不真切了,活動結束,你要去參加筆會接下來在盧園舉辦的活動,我駕電單車順路載你去了,那是我們首次結緣。

  半年後,我們澳門筆會一班友人,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復活節假期,在福建土樓和廈門鼓浪嶼,留下我們友情的珍貴記錄,雖與你不算相見恨晚,卻也一見如故,你毫無機心的笑聲、你洋溢熱情的神氣、你充滿希望的話語,至今依然歷歷在目、聲聲在耳。你是那種勇敢而樂觀面對生活的人,懂得將不幸化成動力、將失意變為歌聲,近年我已越來越怕跟陌生人交往了,但你卻有巨大的親和力,讓每個人都樂於親近。和你相識只有短短三年多時間,卻像與你結交很久了,某些事情也願意與你分享,聽你意見。

  你是如此令人可敬可親,你同一時間身兼母親、寫作者、學生及僱員諸多角色,應付得綽有餘裕,還熱心參與筆會事務,不少活動都看到你的身影。你調教出一個好女兒,乖巧懂事,而且母女情深,情同姐妹;你筆耕不絕,專欄已積累不少讀者,初試啼聲參加文學獎小說組就成功獲獎;你艱苦攻讀,完成學士課程,補完青春的一大遺憾;工作上你熱心助人,準備更上一層樓。這一刻,是你一生人中,最滿懷希望的時刻!而這一刻,無情的臭老天卻奪走了你!天何太忍?好人為何要受到如斯懲罰?

  去年秋天,我開始這個專欄時,我們就打趣說樓上樓下要互相關照,本來你今天也應該如常在這個專欄下面談笑風生的。這專欄刊登之日,你家人將為你舉辦守靈禮拜,也許編輯會讓原本屬於你的版位留白,放上一束你喜愛的白玫瑰。

  來遲,我的朋友,願你一路走好!

  (原載於2013年3月4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