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aturday, August 05, 2017

柬埔寨・緬甸.馬來西亞三國淺度遊(一)暹粒篇1

暹粒街頭小吃


(一)篤篤司機陶爾

  未知是否被失蹤馬航的陰影作祟,這兩年坐飛機,竟然比過去增添了一點緊張,尤其遇亂流顛簸時,竟有莫名的恐懼。


  飛機由泰國曼谷飛往柬埔寨暹粒,幾乎整個過程未停止過抖動,在準備降落時窗外風急雨驟,機身不停傳來撞擊的聲音,又突然間上升下降,我已驚得不敢多想了,只希望不要出事,我還有很多心願未了。飛機最後安全着陸。

  同一航班的亞洲人不到十個,幾乎都是金髮碧眼的西人。由於我早已辦了電子簽證,排隊的人很少,反觀落地簽證的卻排了長長一條隊。

  關員很友善,一個胖胖的女人,並未出現旅遊資料提到的索取小費情況,我順利過關,在接機大堂處,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位舉着寫有我姓氏紙牌的篤篤(Tuk-tuk)司機。

  本來打算到埗後隨便找交通工具前往酒店,翻閱資料時才發現我訂的酒店提供一程接送服務,於是補發電郵提出要求,卻收不到回覆,反正就一程嘛,我也沒所謂,到真的見到迎接的司機時,就有一點意外之喜。

  那司機長得黑黑瘦瘦,身體有點佝僂和歪曲,穿一件破舊橙色襯衣。他領着我到機場外的停車處,將我的行李搬上車,不先載我回酒店,卻問我這幾天的行程打算。我的英語蹩腳,他的更蹩腳,但還是能夠交流。

篤篤車司機陶爾背影

  我問他:「你不是酒店的司機嗎?」

  不知他聽出了甚麼意思,有點緊張的說:「我是酒店的司機,這是我的制服。我可以載你去遊覽。」

  以往我去旅行前,除了貨幣資料外,甚少準備其他旅遊資訊,一來沒時間,二來也希望保留旅途的驚喜,只是這次三國四地行程只我單獨一人前往,為求順利,還是花了點時間做功課,收集一些資料。

  我便跟他說了次日的行程,主要遊吳哥景點的小圈路線,問他多少錢。他開出價,全程18元美金。我之前查的資料是15元美金,心想他應該只是酒店的掛單司機,那多出的3元估計是給酒店的佣金吧?反正3元美金真不算甚麼,我便請他做我這幾天的司機。

  後來查資料,發現18元美金也是正常價格範圍,而幾天相處的事實也證明,這位司機是一個十分老實、謙卑的人。

  司機名字的拼寫方法我忘記了,好像是Taul甚麼的,總之讀音如普通話發音的“陶爾”。我坐着陶爾的篤篤,不到半小時就到達位於市中心Pub Street附近的酒店,跟他約好次日出發的時間,便到前台登記去。

Pub Street


(二)慵懶之街

  在網上訂酒店,看到的往往是好評和優美的照片,但現實得做好打折扣的心理準備。我在暹粒入住的酒店在中學路(High School Road),有個冠冕堂皇的名字,實際上氣派一般,「折扣」是打了一點,但還是在可接受的範圍,服務尚算有禮。

  我住在三樓,在走廊盡頭,房間很大,空調卻失靈了,猶幸最重要的免費無線上網則相當暢順。找人上來維修空調,給了一點小費,便外出感受暹粒之夜。

  出發前看過一些資料,知道暹粒除著名的吳哥景點外,還有一條酒吧街,名字就叫Pub Street,也是當地的一大賣點,就在我住的酒店三百米外。



The Red Piano

  揮着熱汗,從酒店出發,不到五分鐘就到達Pub Street,一條約百多米的街道,兩旁都是酒吧和餐館,街的兩頭聚集了大量篤篤車,遊客穿梭街道之中,燈紅酒綠,歌聲繚繞,身處其中,已有點醺醺然的感覺了。

  不到一個月前才去過溫度只有三、四度的韓國,此刻卻置身於三十三、四度的暹粒,巨大的反差,也使身處異域的我有種很離奇的感覺。

  遊客幾乎都是洋人,也有些遠東面孔,只佔少數。在Pub Street主街的另一頭,我找到了The Red Piano,據說那是安祖蓮娜祖莉當年拍《盜墓者羅拉》時經常光顧的一家餐廳酒吧,經營者也就因利成便,用祖莉的故事來做生招牌。登機前吃了點東西,只相隔了三四小時光景,還不太餓,就點了一瓶生啤和一份茄醬薯塊。

  那大瓶裝啤酒只售1.5元美金。暹粒的食肆和商店幾乎都以美金標價,只有便利店等才會用當地的貨幣「Riel」。我不清楚柬埔寨的金融制度,貨幣是否與美元掛勾,總之1美金就換4,000R。

  我帶的美金尚算充足,區區1.5元的啤酒難不到我,第一瓶喝完了,又再叫了一瓶,開始有點醉意了,整個人都很放鬆,就攤在椅子上,看街景,聽音樂。

  難怪洋人都喜歡來這裡,儘管人來人往,依然一派慵懶氣氛,加上炎熱,人們都不願動,選好了一家餐廳酒吧,就坐定定吃喝聊天,一時又隨着不知哪家店飄出來的音樂扭動腰肢。




  侍者都是輕輕鬆鬆的,但你一叫他們,他們就立刻過來應對,輕鬆,卻不怠慢。比起我逛過的酒吧街,Pub Street整個氛圍都很輕鬆隨意,也許是消費低廉之故吧,在那裡,大多數遊客都不會有壓力。

玩得好high

街頭一瞥

(三)毗濕奴的神殿

  喝完酒,有點微醺。柬埔寨比澳門慢一小時,已是當地凌晨一點左右,酒吧街還很熱鬧,雖不願浪費大好良夜,但一個人也實在無聊,遂打道回酒店。途中只見到一對男女飲得high了,在路中大跳辣身舞,遊客圍了一個大圈打氣,我也八卦的看了一會。

  回到酒店,冷氣是涼了一點,但室外製冷機也太吵,幸虧帶了耳塞,否則沒法入睡。

  一宿無話,第二天吃過早餐,走到酒店外面就見到已在等候的篤篤司機陶爾了,坐上篤篤,出發前往吳哥窟觀光。沿途只見汽車不多,交通工具大多是電單車和篤篤。塵土飛揚,也許是陽光猛烈的緣故吧,整體道路狀況還是較令人感舒服。

  在吳哥景區外買了張一星期限期的三日觀光門票,盛惠四十美元。進入景區範圍內,道路兩旁盡是婆娑綠樹,偶爾見到猴子在道旁追逐。不少遊客乘坐篤篤,也有踩單車的,一派怡然。

吳哥窟外


吳哥窟

  車輛漸多,交通漸擠塞,篤篤停在一處,陶爾跟我說已到目的地了。我往右方一望,著名的吳哥窟(Angkor Wat)外圍牆出現眼前,那是已經多次在影片和圖像看了又看的景物了,但那刻活現眼前,仍使我一陣感動。

  古樸,莊嚴,蒼茫,那是時光的見證,是人類文明的印記。縱然周圍是絡繹不絕的遊人,我忽然就有種肅殺之感,走在西堤上,我盡量將三座塔門的景象牢記於心。

  吳哥窟建於公元十二世紀,由蘇利耶跋摩二世興建,歷時三十載,供奉毗濕奴,是爲「毗濕奴的神殿」。包括護城河在內,吳哥窟佔地近200公頃,是吳哥古跡最大的神殿,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廟宇。


  200公頃是甚麼概念呢?澳門新城填海諮詢沸沸揚揚,最大塊的A區也只是138公頃而已。如此大興土木,動用的人力物力真是無法可想。

  進入外城牆,只見石樑石柱之外,還有一塊塊大石互相拼接堆疊起來的拱頂,大石如何搬上去?又如何穩固而不掉下來?那建築原理我真是弄不清,只有驚嘆。吳哥窟的主要建材是砂岩,經得起時間的磨蝕,我撫摸着石柱上那些浮雕,忽然感到自己的蒼白無力。

  在偉大的建築底下,人便學會謙卑。(待續)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