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August 09, 2017

柬埔寨・緬甸.馬來西亞三國淺度遊(三)暹粒篇3

崩密列的頹垣敗瓦令我震撼

回顧:柬埔寨・緬甸.馬來西亞三國淺度遊(一)暹粒篇1

(八)緩慢時光 

  次日繼續行程,由於路途遙遠,我根據自己出發前搜集到的資料,與陶爾商量後,決定只到三個地點,包括郊區的崩密列和女王宮,以及屬於大圈範圍內的還劍寺。

  崩密列離吳哥窟以東約40公里,約等於澳門市中心至中山石歧的直線距離,但正如澳門去中山不是一條直路,由暹粒市中心到崩密列也是,據說有70多公里。多數遊客選擇包車前往,但我一支公,加上陶爾很殷切的要做成我這單生意,我便選擇搭乘他的篤篤前往了。

  坐過篤篤的人都知道,這種交通工具其實由摩托車改裝,不像私家車般四平八穩,速度有限,而且嘈吵,不過,我想這也是一個不錯的體驗吧,便安心坐上篤篤,欣賞沿途景致。穿過暹粒市內雜亂的市纏,進入郊外通暢的道路,雖然炎熱而且熱風不斷往我臉上吹,但還是感到相當的愜意。

在路上

民居一


民居二

「油站」

入油

  沿途只見不少高腳樓,有新建而外觀光鮮的,有殘舊破落的,小孩子光着屁股在高腳樓下底的泥地上玩耍;有些房屋又像茅寮一樣,與現代文明格格不入。

  在那裡,所看到的彷彿是時光倒流的景物,又或許,時間只是過得相當緩慢,那裡的一年不是我們的一年,暹粒的農民沒有現代人的煩囂與匆忙,慵懶地等待着時間的流逝,純樸、簡單、易滿足。

  只是,這些是暹粒人所希望過的日子嗎?還是他們渴望發展?

  由於接近柬埔寨新年(每年的4月13至15日),只見一些房屋的門邊貼了鮮紅的中文揮春與對聯,但看屋子中走出來的人,又不像華人,可能已混血了幾代,或者是越南人的後裔也說不定。也可能,那些揮春是他們興祝中國新年後留下的吧?

  除了房屋,有時,道路兩旁荒蕪,只有疏落的大樹和耕牛。任由風光明媚,畢竟要坐兩三個鐘頭才能到達崩密列,途中沒人可交談,實在有點不耐煩。

  陶爾也不敢放慢車速,不停趕路,直至要加油,才停下來。我一直就注意到路邊小店或一些攤子,整齊地用架子擺放了一些玻璃瓶子,裡面有金黃色的液體,初時我以為是食油,直至商販拿起一個瓶子,往篤篤車的入油孔灌注時,我才知道那是燃油。儘管我經常要開車到油站加油,自己卻真的好像沒見過石油到底是甚麼顏色,我一直以為是黑色的。

  掠過了一條又一條鄉村,終於到達目的地崩密列了。走過護城河,進入景點要走一條長長的土路,一班當地小孩見到我便衝上來,用普通話說:「叔叔,糖果,叔叔,糖果……」

  原來中國遊客太多,當地小孩已練就「搵食」外語,我有備而來,每人發給一支珍寶珠,他們高高興興,配合地與我合照。

與小孩合照

小孩在吃我準備的珍寶珠,但據說會有旅行家對此很反感

怎一個崩字了得?

這些場面不用靠文字解釋

小生靈

(九)崩密列迷宮

  崩密列(Beng Mealea)給我的感覺就是「崩」,土崩瓦解,分崩離析。走過土路,抵達南門,一堆切割成長方型的巨石,像山泥傾瀉的泥石流一樣出現在眼前。「泥石流」後面是一個曾經的石門,已然堵塞了。就是如此破敗的景象,霎時便攫住了我的神經,它讓我知道了未經修復的吳哥遺跡是何等模樣,也展示了大自然與時間的真正力量。


  崩密列名字的意思是「荷花池」(Lotus Pond),建於12世紀中期,即蘇利耶跋摩二世末期,與吳哥窟差不多同時,然而,卻幾乎沒有文獻記載崩密列的情況。崩密列屬印度教寺廟,寺內有一些浮雕,則反映了佛教的主題。

  與茶膠寺的情況,崩密列的大多數牆壁都仍空白一片,顯見這寺廟不知甚麼原因沒有完工,後來又被大自然的威力所破壞。

  崩密列與塔布籠寺一樣,都被蔥鬱的樹木攻佔,我在綠蔭掩映下沿一條木板棧道進入寺廟。在棧道旁邊,坐了幾個當地人,其中一個示意我離開棧道,沿另一邊的牆壁走。我稍為一張望,見那裡不像有路,便搖一搖頭走開去。

  我在不遠處拍攝,見那幾個人離開,心想不妨根據那人所指的方向去一探究竟吧?便折返,跳下棧道,沿牆邊走去,我發現與棧道所見的景觀很不相同,我完全進入了一個廢墟,廊道東歪西倒,牆壁坍塌一堆,然而,遠離遊人集中的地方,我忽然感到一種尋幽探秘的快感,我跳上那些散亂的石頭,一路攀爬,往可踏足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前進。


到處都是雕刻藝術

人與自然的角力



居高臨下

危險!

  我知道這些石堆也必定不時有人爬走,皆因那個當地人叫我走這裡,一定有道理。我像在迷宮中轉悠,有時不知道雙腳應該放在哪裡,也不知道前面是否有路。我感受着石頭的質感,縱然已坍塌了,但地深吸力將它們又重新連結在一起,巨大、厚重和堅固。

  爬着爬着,我竟踏上了寺牆之上,居高臨下,所處的位置滿目皆是廢墟,牆壁也許還算原好,但屋頂塌下來了,將整個通道堵塞起來。樹和草在四周的石縫、泥土裡拚命生長,有些植物索性長在石頭上。

  比起塔布倫寺,崩密列的樹木看來更具殺傷力,有的樹在牆基位置長大,擠倒了高牆,有的將一塊一塊巨石包起來,把它們扯離地面,有的大樹唯我獨尊地站在廢墟上,不可一世地傲視着腳下的石頭。

  我再次感動於大自然的威力,也感到一種無力。在大自然面前,人是渺小的,在時間面前,人也不算甚麼。這些石頭,古高棉人不知用甚麼工具、花了多少人力物力才能開鑿、運送,又不知用甚麼器械、用甚麼驚心動魄的方式,才能將它們一塊塊地計算準確地堆疊起來。只是,幾粒種籽,還有那無情的時間,將這些努力都摧毁了。

到處都有的娜加雕刻
  




(十)索小費的小孩 

  人少可添雅興,但空無一人就令人有少許害怕。在崩密列的廢墟裡,我已踏在牆頂邊沿,稍一差池就會掉下去,為免自己死了也沒人發現,又不知亂石堆的其它地方景況如何,時間有限,便原路折返,回到棧道上。

  剛好有幾批旅客到來,棧道上忽然多了很多人。我便隨人流行進,所到之處都較為寬廣,所見到的當然沒我剛剛見到的精彩。經過一段漆黑的廊道,到達一個平台的處所,是寺的外圍了,似乎再沒甚麼可看,不少人往回走。

  有了先前的經驗,我心想也許還可尋幽探秘,便跳下平台,往左轉,走了一段,有兩個正在玩耍的小孩迎上我,要領我走一條特別的路。想到剛才不好意思地拒絕了當地人的好意,我便跟着那兩個孩子,又是爬上一堆亂石,其中一個孩子指出一條路徑,說跟着他順着那方向走就可到另一端。

  我正考慮是否要爬上去,下意識掏出兩支珍寶珠,要請他們吃,其中一個接過了,另一個卻藏起手來,說:「Tips。」 

這兩個「導遊」小孩,不接受我的珍寶珠,其中一個不爽我不給美金,猜猜是哪一個?(圖中有線索)





  由於之前看過一些資料,說柬埔寨機場會有人索取小費,我雖然抵達時避過了,卻不料在景點裡遇到索小費的,忽然有點反感,便跟他說沒有小費,只有糖果。

  他堅持要「tips」,我有點心軟,便掏出一張小面額的柬埔寨Riel,他竟然拒絕接受,向我要一元美金。我不給,他便懷着不忿的心情離開,爬上石堆,手腳並用,不一刻已嫻熟地跳上了牆頂,轉眼間消失掉。另一個小孩則回到剛才遇見我的地方。

  我跟着第一個小孩離開的路線走,在牆壁上走了一陣,只見越來越險,所站的牆壁處下面並沒石堆,掉下去不是講玩。

  我小心翼翼地又走了一段,發現若要再往前走,必須跳過另一邊牆壁,或者踏上狹窄的拱頂去,看來,要不是那小孩剛才走的不是平時他帶遊客走的路,要不就是我走錯路了。沒法,只得回到起點,循棧道回到入口處。

  後來,我才知道,崩密列有不少當地人充當嚮導,只要他引導過你,你就得給小費。看來最初打算指引我的人,若我回應了他,他就會帶着我走,再問我要小費。那兩個小孩競爭力弱,便守在較隱蔽的地方等生意。這樣說來,我確實欠那小孩一美金小費了。
  崩密列與塔布籠寺很似,但塔布籠寺經過修復,只是保留大自然的痕跡,達到一種和諧,而崩密列沒修復,維持其被法國人發現時的原始狀態,依然被叢林包裹,據說由於位處荒僻,許多浮雕和塑像已被偷走了。

  進入吳哥景點都是用那張通票,但到崩密列卻另需繳交5元美金,說是作為崩密列的修葺費,不知是不是真的。也許出於私心,我倒希望崩密列維持原狀,要是真的修復了,怕只會變成茶膠寺一般,又沒甚麼藝術特徵,反而弄巧成拙。(待續)

--> --> -->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