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unday, January 01, 2012

2011年文學創作回顧與2012年展望(附2011年作品列表)


  
二零一一年,絕對是自己文學之路上里程碑式的一年,這一年,我創作的中篇小說《綠氈上的囚徒》幸運地獲獎並出版,也憑短篇小說《搖搖王》得到我人生中第一個冠軍,十分幸運。雖然我不想抹殺自己的努力與付出,但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有其機緣與巧合,以及背後那冥冥中的幸運之神的眷顧,因此,我永遠感謝那些助我一把的貴人,也感謝那些令我跌倒的賤人。

  《綠氈上的囚徒》是我第二本出版的小說,在澳門出版一本書雖然值得喜悅,但有時也相當難堪,這種難堪一來是身份上的,二來是生活上的,三來是來自於沒有人會把你珍而重之的東西看作是一回事,比起內地那些自資出版然後再保銷幾千本的頭腦發昏的作者來說,可能更加讓人氣餒。不過,既然拿了獎金,就當作完成一件工作得到了報酬吧,一切都可以看得輕了。

  除上述作品外,其他小說只寫了一篇,是「木屋系列」的第九篇作品,叫做《肉芝》,將於下一期《澳門筆匯》刊登;至於去年《澳門筆滙》刊登的小說《關》,則是2010年寫就的,但還好像是昨天的事。展望今年,在小說方面,期望可以在澳門日報小說版發表五篇短篇小說,如果「筆匯」徵稿,也會嘗試投稿。

  此外,我為自己定下目標,今年要在外地發表一篇小說作品,衝出澳門。希望這個目標能達成,雖然過去曾在《台港文學選刊》及《中西詩歌》等刊物發表作品,也試過有新聞作品在《參考消息》上被轉載,但都只屬約稿和非第一次發表,因此不能算數。

  去年,我也開始了撰寫每周一篇的專欄「字字屈機」,由於編輯給我的自由度頗大,我也可以暢所欲言,較不吃力,只是有時實在太多事情,拖無可拖時才撰寫,寫完已是凌晨三點鐘了,不過,這也是一種體驗,而且也是很好的練筆機會,如果編輯不炒我魷魚的話,無論將來寫作的量是否再增加,我都希望盡可能寫下去;「漫兩拍」是我由二零零七年開始至今的專欄,基本維持一月一篇的頻率,去年由於較少接觸,寫作的題材變得偏狹,希望今年可以改變這個處境,如果能夠,更會多撰寫一兩篇讓編輯有須要時作補白之用。另外,我過去只投過一兩次稿到澳門日報的「新園地」版,從今年開始,我會以較高頻率作投稿,獲取更多的發表機會。

  詩歌方面,去年只寫了一首關於動車事故的詩,另一篇《擱淺的鯨》是2009年文學獎的落選作品拿來修訂發表的,產量極少。年紀漸長,少年的詩意已漸漸遠去,詩歌在我這個年紀而言,最重要的功能已不是傷春悲秋,少男心事,而是如何去與社會進行互動了,但在澳門這個只會有人叫你肩負責任而其自己卻卸膊的地方,做一個稱職的詩人的責任確實不輕。不過,為着多爭取機會,今年我還是希望寫更多的詩,放下心理包袱,寫軟一點就可以了。

  散文方面,去年沒寫過具有文學性的散文,今年希望可以創作一下,散文並不是這麼容易寫,寫得好又不杜撰內容和矯揉造作,誠非易事。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幾篇作品入選《2010年度澳門文學作品選》,希望書店可以盡快出售,而圖書館也能盡快提供借閱。

  很快就一年了,2013年上半年,文學獎就會一如以往的開始徵稿,相信第三屆的中篇小說徵稿也會在同年第三季至次年第一季徵集,各位有志於文學的朋友,現在是開始準備的時候了!

中篇小說:


綠氈上的囚徒(入選2011年第二屆澳門中篇小說徵稿活動)

短篇小說:

搖搖王(上)(獲2011年第九屆澳門文學獎小說組冠軍)
搖搖王(下)(獲2011年第九屆澳門文學獎小說組冠軍)
      (更新於2012年8月17日)

(刊於《澳門筆匯》四十二期)

專欄文章:

澳門日報動漫玩家「漫兩拍」專欄(每月一篇不定期刊登)

漫兩拍:我與《變形金剛》(三)
漫兩拍:我與《變形金剛》(四)
漫兩拍:我與《變形金剛》(五)
漫兩拍:我與《變型金剛》(六)
漫兩拍:我與《變形金剛》(七)
漫兩拍:我與《變形金剛》(八.完)
漫兩拍:我與《龜之忍者》(上)
漫兩拍:我與《龜之忍者》(下)
漫兩拍:澳門漫畫雜感
漫兩拍: 動漫雜談
漫兩拍:雜談版權

華僑報華座版「字字屈機」專欄(每周二刊登)

2011年華僑報華座版「字字屈機」專欄全集

詩:

擱淺的鯨
四十行詩 ──「頭七」悼念7.23事故四十位死難者

訪問:

寫作是與城市的一場親密對話——專訪作家鄧曉炯
(註:這篇訪問原有一篇副稿,因版位所限而無法登載,現上載互聯網,供有興趣的朋友點閱:澳門文創產業需要成功者
以喜劇手法描寫沉重人生 ——劇作家李宇樑專訪

其他:

《2010年度澳門文學作品選》入選作品:小說《飛走的泳棚》及《殺謎》(上)(下);散文《夢想諸如此類》;詩《無殼蝸牛天花亂墜》《思念》《礁石上的下午》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