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anuary 11, 2012

(五十四)教我如何不屈機



  早幾天,在自己的網誌上寫下了一段有關「字字屈機」專欄的文字,反正網誌是不收錢的,也不算「一稿多投」,為省事起見,索性拿來一用:

  「無驚無險,不經不覺(岔開一句,『不經不覺』是廣州話,類似於『不經意』的意思,不能等同於『不知不覺』),在華僑報華座版『字字屈機』這個能屈能伸、可長可短的園地裡已經放肆了一載,雖然不是我寫作時間最長的專欄(我寫得最久的專欄是澳門日報副刊動漫玩家的『漫兩拍』,由2007年開始寫,不過只是每月一篇),也不是我最頻密的文字任務,但總算讓我這一年裡勤於寫作,勤於思考,勤於省身,正如我朋友說過的一句話:『收錢學嘢』,稿費不能算多,卻也是一種鼓勵。我將這一年來已發表的作品轉載於自己其中一個站台『咖啡與貓的最後愛情』(http://mypaper.pchome.com.tw/mynamepier),歡迎無條件每周二讀《華僑報》的讀者朋友瀏覽和重溫。此外,要多謝幫我設計Logo的仁兄,我很喜歡這個Logo,以及感謝編輯在去年第四季開始將文章上載報章網站,讓我可以第一時間Link上Facebook上分享給朋友。」(引自「Blog佬記事」)

  老實說,去年確是我從事文學創作以來取得最豐碩成果的一年,也是我人生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這一年,我創作的中篇小說《綠氈上的囚徒》幸運地獲獎並出版,也憑短篇小說《搖搖王》得到我人生中第一個冠軍,而多篇作品更分別入選《2010年度澳門文學作品選》「小說卷」、「散文卷」及「詩歌卷」。在前年,自己也受到華座版編輯的邀約,從去年初起撰寫「字字屈機」專欄,光陰荏苒,至今已一年有多。

  寫「字字屈機」之初,我也開始撰寫中篇小說《綠氈上的囚徒》,當時還要兼顧其他寫作任務,生活瑣事也甚多(包括要每天放狗),想想那段埋頭苦幹、睡眠不足的日子,感覺還是十分動人的。是的,有時真會感到有點疲倦,很想放逐自己,一切與「責任」搭上關係的東西都不要沾手,但一想到「字字屈機」可以為我贏得更多讀者朋友,一想到每個禮拜報紙上有一片土地預留給我,讓我抒發情感、分享生活,我往往就會有寫下去的動力。文章和思想都需要持續鍛煉,意志和能力也要不斷砥礪,自制力較弱,加上有點「壓力上癮症」的我,有時也要有一個「緊箍咒」去鞭撻自己前進,「字字屈機」帶給我的絕對是利多於弊。也許,比起友報的副刊而言,「華座版」的影響力可能較弱,但我在文學上從來甚少妄自菲薄,畢竟每個人的存在方式、每個人的經驗都不同,好的文字總有人欣賞,我相信「字字屈機」可吸引人更多關注「華座版」,而「華座版」,亦可以帶給自己更多讀者。

  用我在另一篇網誌上寫的一段話作結:「由於編輯給我的自由度頗大,我也可以暢所欲言,較不吃力,只是有時實在太多事情,拖無可拖時才撰寫,寫完已是凌晨三點鐘了,不過,這也是一種體驗,而且也是很好的練筆機會,如果編輯不炒我魷魚的話,無論將來寫作的量是否再增加,我都希望盡可能寫下去。

  (原載於2012年1月10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