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anuary 18, 2012

(五十五)《綠氈上的囚徒》(一)



  關心澳門文學的朋友,應該一早就注意到「2011年度澳門中篇小說徵稿」活動的七部作品已經於上月中出版了,小弟不才,拙作《綠氈上的囚徒》敬陪末席,這是我第二次獲得這個獎項,上一次的《愛比死更冷》也是「掹車邊」入選。如果只是參加一項競技比賽,贏了,拿了獎金,發一通感言也就算了,但文學創作比賽不同之處在於比賽過程並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進行,我們的作品還得出版,讓讀者雪亮的眼睛再進行一次檢閱,以確定作品是否實至名歸。因此,作品的出版發行是比賽一個重要的步驟。

  可惜得很,澳門這個小得連關閘有人放個屁在媽閣廟也可嗅得到的城市裡,書籍的發行竟出現嚴重的阻滯,就好像食物卡在喉頭,怎樣也進入不到十二指腸一樣,我們得獎者的作品只能在某一書店的偏僻角落裡靜靜地躺着,讀者慕名買小說,還得遭受一頓冷遇。幸虧還有熱心文化的經營者,肯將我們的著作解救到熱鬧的議事亭前地二樓書店的窗戶下面曬曬陽光,否則這些寶貝只能在不見天日的地庫裡等待打救。大家都知道麥當當好食,但如果麥當當開在青洲山上,估計只有阿飄才會光顧──更甚者放在門面上的竟是肯雞雞食品,麥當當自家出品請自行尋找。

  除了二樓書店,其他裝修得體的明亮的書店,就難以找到我們的「拙作」了,是的,與外地的出品比起來,作為一直被人看不起也甘願被人看不起甚至被自己人看不起的澳門人的作品是應該被看扁的,但自己總是不甘心啊!可是不甘心又怎樣?你光着屁股的也不見得有甚麼成就,人家才不會賣你帳!在此,我真要為想購買拙作卻遭遇阻滯的朋友或讀者諸君說句抱歉,以及向親自到書店意志堅定地尋得拙作的朋友或讀者諸君致以萬二分感謝!

  牢騷發完,說回正題。《綠氈上的囚徒》是去年一至三月份我用了不到三個月時間完成的創作,寫是三個月,好像一蹴而就,但當中的故事及人物,卻是伴隨我三十多年,就是說從我出生起,他們就與我一起成長了。具體的寫作構思大概在08年或09年時浮現,當然那十多個主要人物並不是一下子湧現的,他們生活在我潛意識裡,知道自己要出場了,就跑出來擔當一個角色。本來想用一個會有賭王出現的通俗故事來參賽,後來卻發現十餘萬字的字數難以將故事說好,寫了個開頭就擱筆,改為寫這個在題材上頗冒主流社會之大不韙的以「五.一」遊行為主線的小說,自認效果十分理想,尤其是我相信今後再難寫出同樣題材,或者再有勇氣寫出相關內容,而故事人物可能也未必願意在其他時段出場。
 

  (原載於2012年1月17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