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anuary 04, 2012

(五十三)一路走好


  一年之初說些死人冧樓的事也許不是太好,但最近一位記者朋友衛威業的離世卻很使人傷感。人總歸有一死,我們年紀漸大,也慢慢可以處之泰然了,也許在知道消息時心感悲涼,但過兩日,我們還得如常生活,如果可以的話,還會開始分享快樂。

  離開新聞界已一年,之前更經過兩、三年若即若離的狀況,但我對於新聞界的一切還是比較關心的。與這位前輩並非過從甚密,由於其形象之特別,經驗之豐富,態度之和善,名字之有趣,很使人樂於交往,印象深刻。每次見面,他總是和顏悅色地跟你打招呼,一點「老屎忽」氣都沒有,他身上透發出一種發自內心的童真式的豪爽,彷彿嘲諷着那些偽善的豪氣。

  之前,自己在專欄說過斑馬線的問題,想不到竟應驗在他身上,他一離世,Facebook哀聲遍野,看着他Facebook 帳戶上那讓人如見其人聲如洪鐘的文字,真令人難以置信他已經離開了。大家分享了自己的悲傷過後,過兩天,Facebook很快又變成了分享歡樂的場所了,畢竟沒有人有義務要為一個人悲傷得太久,大家都要生活,與其沉緬於哀愁,倒不如快快將悲傷忘卻。

  有趣的是,我從沒聽到有人將他姓氏的發音讀正確。最初人們只稱呼他全名首兩字,我們年輕一輩很多人都以為那是花名,由於澳門的報紙不作興寫上記者的名字,我們到後來才知道他的全名原來只是花名後面加一個字,然而,無論人們是稱呼他花名還是全名,總未聽到有人將他姓氏的音調發正確,人們總是將「衛」音讀成「圍」音,彷彿間接說明他的特立獨行,與別不同。

  寫文的前一天,與友人去了弔唁,殯儀館可以用熱鬧來形容,他生前的朋友都來看他了,花牌堆滿,要不是家屬將花牌裡外放三層,就要擺出街了,與黑社會大佬的排場不遑多讓,難怪他生前曾被香港警察以為是黑社會。他總是笑臉迎人的,我們不應該有悲傷,祝願他一路走好!

  友人說好人越來越少了,我相信這話是真。我希望好人都能長命百歲,安享晚年,我詛咒小人、壞人、賤人、奸尻早死早着,我會買定炮竹,等那些人一死我就點燃慶祝,不要說我小器,一個人如果連憎恨賤人的能力都沒有,我不會相信他或她可以無條件地去愛和敬重好人。

   (原載於2012年1月3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