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March 07, 2012

(六十一)低碳靈感










  在找到這個題目、寫出這篇文章之前,我已謀殺了不少有用題材,或確切點說,有一部分有機會發展成文章的靈感都被胎死腹中,成為潛意識備選材料了。

  為何這樣說?確實,某些時候,我是勤奮的人,認真做起一件事上來,任何人都不會比我賣力,就算比我賣力,也未必有我的才能和學識,這幾種元素加起來,我認為我專心致志地做事時是最棒的。當然,這只限於「我認為」的範疇,大多時候,我意志都處於一種消沉狀態,火燒到身邊我才記得拿滅火筒,而我最最受不了自己的,是我那種懶拿起筆來記東西的習慣。

  是的,很難想像一個愛看書(但看得不多)愛寫作(但寫得很差)的人,竟然是天下間一條不愛動筆的大懶蟲,以看書為例,不少人喜歡一邊看書,一邊在書上寫下些感想或劃幾條杠來記下重點內容,又或者看完書後洋洋灑灑寫篇讀後感。我卻不是這樣,不但懶於動筆寫感言,連劃線也提不起勁,結果看過的書大都忘卻,往往一本書只記得幾個經典場景。如果是文學作品倒還罷了,若是社科類書籍就他媽的白看啊。

  想來這個習慣的養成,其中一個原因是我以為書本會升值,有炒賣空間,就連盜版書也不忍弄污,後來發覺自己想法幼稚,於是在高中至大學初期,每看完一本書就在書的最後白頁處寫些感想,以便讓自己思考和加深記憶,結果一本三毛的散文集我用半頁寫下感想,而《紅樓夢》和《封神演義》,好像也只寫了半至一頁,這樣不分輕重厚薄的做法,效果不大,後來看的書多,也就不再寫了,結果自然也是慘不忍睹的。大學時看了幾本最近在澳門文學節悲情中伏的蘇童的作品,大部分內容都記不清了,反而最記得《飛越我的楓楊樹故鄉》或其他甚麼短篇中有變態佬收集精液的情節。

  這種不喜歡記東西的習慣影響到我方方面面,甚至我在做記者時,也經常採訪不帶筆,一般集體採訪也就算了,連獨家專訪也試過忘帶書寫工具!更糟糕的,是我那千奇百怪的腦海無時無刻都會蹦出連外星人都震驚的靈感、構思和想法,也因自己對腦袋過於信任的關係而沒趕緊記下來,最終那些珍寶般的思想都隨大便排出體外了。正如我為應付這次專欄,也想了幾個題目,有些題目甚至接近水到渠成,但最後都蒸發掉了!

  可以說,我的靈感不花紙張記下,完全符合低碳環保潮流!不過,我也不是沒有嘗試改變,曾有些時候,我本子不離身,一有靈感就記下來,但卻堅持不了長久,性格如此,自己也沒辦法。

  最後,跟大家說個故事,古代有位仁兄叫左思,他為了寫好作品,在家裡到處都貼了紙條,以便一有靈感就記下來,結果憑不懈努力完成了《三都賦》這三篇千古流傳、引致洛陽紙貴的鴻文(可惜我看不懂)!我說這個不是要鞭策自己(有點嘴硬),只是突然間想起:誰幫他磨墨啊?

  (原載澳門華僑報2012年3月6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