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April 04, 2012

(六十五)惱人的「面盲症」患者(上)



  年齡漸長,接收的訊息爆炸,加上圍繞在身邊的事情日多,我開始發現腦部記憶體已不敷應用,人腦不是電腦,不能剖開來放兩個硬盤進去,可況我的頭部本已十分巨大,不能承受更多東西,加上有人說人腦的開發只有幾個百分點,因此我就相信腦記憶耗損只是暫時性的,潛意識會好好發揮作用。

  腦部記憶體不夠用的結果是記憶力變差和善忘,以前我對任何細微的事情都有印象,就算不會念茲在茲,起碼在人家說起時,我就會「叮」的一聲,找到相關記憶,但最近哪怕是別人將某事情的細節描述得繪形繪聲,我的反應也是:「吓,係咩?有咁嘅事?」這一來真的是記憶力變差,二來也是大腦對我不該上心的事先行省略掉,免得浪費時間。

  有時我很怕遇到善忘的人,因為你必須多費唇舌去跟其重溫一次已發生過的事情,但有時又覺得善忘的人很可愛,他們也許不會記仇,也許生活得很快樂。倒不像我,記性有時很不錯,或許是細膩感情給我的天賦,使得我無緣無故就會想起可愛的人或可恨的人。想起可愛的人你嘴角一牽,會心微笑,做事輕快起來,但為時有限,正如我們對幸福的感受總是看得太輕;想起可恨的人,效果卻不一樣,你得準備睡不着覺,整副心靈都扭曲起來,只想那些人不得好死,讓你心情好過。

  自然,這關乎人的不同性格,性格樂天者可能就不會有這些困擾,說到底,最終決定一個人快樂與否的是性格,而非記憶力。無論記憶力好壞、性格若何,善忘者都是快樂的,據說魚只有兩三秒記憶,因此牠們看來渾渾噩噩,實際上相當快活,最痛苦的只有那些看着身體被一塊一塊吃去的做成活魚刺身的魚;狗卻不同,牠們太會杯弓蛇影,對於某種曾經傷害過牠們的氣味、動作及形狀,牠們都會狠狠地記下來,當然,對於曾經給過牠們食物的手,牠們到死一刻也會感激。無論如何,記憶力太強對於生物來說,並非甚麼好事。

  對於我來說,他人的善忘有好有壞,視乎情況而定,但我一般不會放在心上,我放在心上的善忘只有一種,就是別人認不出你來,所謂的「面盲症」(Face blindness)。

  (原載於2012年4月3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