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August 29, 2012

(八十六)騙稿費



  寫這篇稿的時候是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凌晨,大家見證着一個偉大時刻的誕生,就是目睹太皮如何厚顏無恥地騙稿費。首先,我會抄錄我這幾年來八月二十五日或前後所寫下網誌的一部分來供大家欣賞。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是我寫網誌的第一年,當天我正受到嚴重的牙痛困擾,在網誌上一連寫了幾十個「痛」字,接着是一段沒任何標點符號的文字,內容是這樣的:「告訴我古人到底是怎樣面對牙痛的那些住在西北地區喜吃酸的人在古代蛀了牙怎麼辦魯迅坐黃包車撞甩兩隻門牙怎麼還可以上課上半年啊到底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啊這個世界真是沒有免費的午餐啊正所謂便宜莫貪人家請吃東西估不到會引發牙患天啊到底我做錯甚麼事……」

  很無聊是吧?其實人生本來就十分無聊,類人猿時代我們祖先的壽命只有三十幾歲,只是狗的兩三倍,每日都面對能否生存下去的挑戰,實在精彩得多了!接下來是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的網誌,當時我正為辭職找工作而煩惱:「不知我是否辭職得有點高調,不少朋友都願意伸出援助之手,但我思前想後,我還是想在這兩個月裡看看可不可以靠自己找到份工作,如果不能的話才再去跪求朋友大賜皇恩。況且,我真的有點想去賭場酒店工作,我有這個想法的原因有幾個。第一……」其他都是無聊話,就不提了,後來我真的到了賭場酒店上班了。

  接着到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那時作為奧運註冊記者,正在北京採訪,當日是奧運會的第十五天,我寫的是:「這一回,真的長了見識,看到很多,也了解了自己的不足。以前一直沒想過有機會親臨奧運會現場,現在竟然這麼容易就進入了,而且無限制地在任何的場館穿梭,想看甚麼賽事就看甚麼賽事,這種機會以後應該沒有,剩下不到一周,好好工作之餘,也應好好享受欣賞賽事的樂趣。」

  沒有篇幅啦!再看看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貼的是當年參與《新生代》雜誌編輯工作時一篇編者的話,為了騙稿費,有意義的東西我就不貼了,只幫舊拍檔宣傳:「我們很難改變一個事實是:澳門不是商業社會,而是一個人情社會,做生意也講人情,宣傳以口碑為重,如果大家覺得《新生代》值得介紹,就請向身邊的朋友推薦吧!如果你們認為《新生代》不合格,也請給我們建議!謝謝!」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寫道:「快到九月份,是時候動筆寫中篇小說了,雖然最近多了些事要做,但希望在不錯過任何賺取生活費機會的情況下,堅持寫出一部好的中篇。其實參加中篇小說徵稿的成本很大,得到獎尚可,否則拿不到獎的話,作品將永無重見天日的一天。」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寫道:「過了一個相當之頹敗的周末。正經事沒做,只在研究足球賽事、思考鬼魂的存在、用『欺詐』的方式玩iPhone上的藍精靈(The Smurfs' Village)遊戲,由14級升至24級,一個周末又這樣過去了。自己明明有很多事要做,例如參加澳門文學獎,還說要參加四個項目,結果現在只小說開了頭,能夠完成小說已是萬幸了!」啊,那個藍精靈遊戲很弱智,大家不要玩。

  最後,給大家一些資料,我的網誌叫「Blog佬記事」(前稱「愛比死更冷」),網址是http://ww999ww.blogspot.com,已經很久沒更新。騙稿費的其中一招是落雨收柴,各位讀者,下周見!

    (原載華僑報2012年8月28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