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February 18, 2013

(二十四)過年敏感



(圖片來源:doie.coa.gov.tw,默謝)

  年紀愈大,愈感到過年氣氛日益薄弱。小時候可以放寒假,可以逗利市,可以玩煙花爆竹,可以肆無忌憚縱情歡笑,可以充滿期待……年味絕對是有年齡歧視的,到了我這個三十幾歲的年齡,過年就總是有一種大壓力,一種要對自己交待的壓力。對比小孩子天真的笑,成年人更多時只有強顏歡笑,有時並非不快樂,只是臉容已有點僵硬。

  也許這一切只是氣氛使然。澳門街不能再通處玩煙花爆竹,指定的燃放區又偏遠,在那裡,大家如上戰場一樣亂放一氣,提心吊膽怕被人家煙火射中,趕緊將那一袋商家促銷的貨品處理掉,心情完全不快活。孩提時在木屋區,煙花爆竹於過年期間全天候供應,拿了利市錢去買,相約一班孩子一起燃放,玩一個晚上,那種歡樂的感覺一生回味。

  今年尤感匆匆,自己本來工作忙碌不在話下,經常要加班,過年前因公事和文事兩度離澳,又有朋友遠道而來,加上一些稿件要寫,有家事要處理,新年真是來得令人措手不及。然而,不就是包幾封利市去拜個年嗎?何慮之有?也許是我對過年的重視,一個中國人最大的節日,怎能如此輕描淡寫?我和太太還是盡量將寓所整理一番,買揮春和年花回來裝點一下。

  我享受靜夜短暫的狗吠聲,享受秋闌冬初時大賽車轟然的引擎聲,同樣也享受過年期間那家家戶戶違法燃放的爆竹聲,對我,爆竹聲與其說是一種生理的噪音,倒不如說那是一種情懷,我聽到的只是自己心靈和故鄉木屋區的跫音。也許十多年後,秩序會繼續戰勝無序,大除夕夜再聽不到爆竹聲響,那時我就可以見到年獸的真面目。

  我知道,我不但在蛇年沒機會“蛇王”,在今後的牛年馬月也不能再“蛇王”了,已經三十好幾,再不努力亡羊補牢謀劃人生,十多二十年後將不好過。前幾年誤走歧路,已錯過了事業上的黃金時期,現在步伐正在調整,只希望工作能夠順順理理穩穩當當,做好份內事,對得住自己,對得住別人就可以了。工餘時間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我務必要編排好時間,多讀好書,多寫好文,多見朋友,當然,最重要是多陪伴妻子與家人。今年家事不少,還有不能錯過的文學比賽,加之選舉年所向披靡,預料工作量將大增──唉,頂硬上!

  (原載於2013年2月18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