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February 25, 2013

(二十五)周星馳的小人物



  與其看王家衛的《一代宗師》,倒不如看周星馳的《西遊‧降魔篇》,我不介意別人罵我淺薄。近年王家衛將導演的角色無限放大,他喜歡將底片任意剪貼,看不懂是你個人的事,你應該像玩電子遊戲一樣,先買幾本過關攻略才來看他電影,更不應替演員那份發自內心的無奈而難過。周星馳擺明車馬,就是要用一對無形的手來搔你胳肢窩,等你笑累了,忽然撒點胡椒粉,要你眼睛不好受。

  都說周星馳主演或導演的電影,講的都是小人物的命運,小人物越倒霉,越坎坷,觀眾越看得眉花眼笑,票房也就越好。《食神》中,史提芬周本是大老闆,但很快就破產而流落街頭了,總之無論如何都要將周氏角色搞至最低底;弱勢的他才夠味道,一旦角色在電影的社會環境中稍微有點地位,像《算死草》的陳夢吉,觀眾大槪就不會留下印象。

  周氏演的小人物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人生基本上只有一次高潮,這個高潮也是電影的高潮所在,《破壞之王》何金銀在擂台上打贏“人間凶器”、《喜劇之王》尹天仇差點成為男主角、《少林足球》少林隊大敗魔鬼隊,以及《功夫》阿星悟得如來神掌等,高潮過後,小人物往往被打回原形。這種特色也是周氏電影長盛不衰的原因之一,世上小人物多不勝數,只是大部分在生命中都缺少一個高潮,因此除了共鳴,周氏電影還給小人物幻想與寄託。

  周星馳早期的電影,如《逃學威龍》及《賭聖》等,小人物的命運感並不強烈,周氏主要以無釐頭來取悅觀眾,而當他用心演繹小人物的時候,插科打諢的無釐頭角色就由吳孟達、羅家英及田啟文等去分擔了,他演繹的小人物充滿了厚重感。《長江七號》是周星馳將小人物的命運轉向他者的一次嘗試,電影中周星馳已是大配角,一無是處的外星狗七仔承擔了周氏小人物的使命,為救主人父親而犧牲生命,是周氏小人物一生總要有一次輝煌的套路,用生命換取高潮。

  周星馳知道自己定位,現在貴為上市公司老闆和廣東省政協委員,再去演小人物已難有說服力,更難以引人共鳴,最終他從幕前抽身,索性由其他演員來完成其使命。在《西遊‧降魔篇》飾演唐三藏的文章,除了樣子欠缺周星馳天生的喜感外,活脫脫就是周星馳的化身。

  外表風光無限的周星馳,永遠丟不下那在慈雲山流連的貧窮少年。

  (原載於2013年2月25日)

  (廣告支持)--> (請查看詳情)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