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2

(五十八)淺談水月的《回首》



  除了《綠氈上的囚徒》外,第二屆澳門中篇小說徵稿尚有其他六本獲獎作品,支持澳門文學的朋友不容錯過,這些作品包括《回首》、《印記》、《冰心》、《異寶》、《澳門來兮》及《我和我的……》,我不敢寫包單拍心口說六本作品都讓大家愛不釋手,但我卻肯定大部分可以令讀者有所得着,畢竟每本作品都用一種獨特的人文眼光觀照了本澳的現狀和歷史,敘述了澳人的生存狀態,也許手法不是最高超,情節不是最新奇,但總會讓我們感嘆地發出一句:原來澳門是這樣的!這回,我想介紹的是水月的《回首》。

  水月是《澳門日報》副刊的專欄作者,長久以來以散文家的姿態示人,今回寫出中篇小說一鳴驚人,成為本澳文學界繼林中英之後,第二位既出過散文集,又出過小說的作家。

  《回首》講述的是歷史巨輪運轉下,幾個悲劇女性對命運作出頑強爭扎的故事,以蒙太奇的手法,故事不停穿梭於現代及一九九零年前後的「三二九大赦」時期。時空交錯及一些疑幻似真的人物和回憶,為小說平添了幾分夢幻和吸引力。主角之一的單單的身世之謎是小說最巨大的懸念,貫通全書,由這個懸念引伸出其母親單玉玲的不幸愛情及遭遇,結尾處奇峰突起,有一定的可讀性。

  對比起現世中單單、小青及甄立文等人,我更喜歡作者對八十年代末由內地偷渡到澳門來的黑市家庭傭工玉玲、阿菊及阿梅等人的描寫,玉玲的懦弱、阿菊的機靈及阿梅的沉穩,描畫得比較豐富,作者透過她們的遭遇,展現了澳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個還相對混沌時期的社會狀況,引領讀者走進曾經悲情的城市。作者對這三名女子的描寫,她們對命運那種豁達,很有余華《活着》的韻味。

  其中,對玉玲的描寫具有典型意義,這個人物偷渡到澳門原為了改善生活,卻遭逢難以逆料的不幸!書中這樣寫道:「玉玲生性懦弱,人又善良。雖然受氣挨打,卻沒記恨在心。她知道事頭夫婦不是富貴人家,也沒多少文化,夫婦二人幹的也是粗活。事頭公在中餐廚房當二廚,事頭婆在葡京酒店洗廁所而已。但相對來說,比起在鄉下農村的,已算不錯。偷渡來澳門打住家工,工錢才幾百塊,他們付得起。聽說在大酒店洗廁所的,每月客人給的賞錢比工資高出幾倍。玉玲有時也體諒他們,畢竟在外頭打工也會受氣,也會挨罵吧,回到家裡罵人出氣,也是可以理解的。」這樣一個心地善良,樂天知命的女子,不但未得到主人的體恤,更慘遭十六歲的少主強姦,迎來令人喟嘆的結局!

  晨曦與阿梅的愛情、玉玲與單單的母女情、甄立文與小青似有若無的情感、阿菊對舊友的顧念之情,都是本書比較突出的地方,此外,本書還透發出一份隨遇而安和樂觀向上的精神,令人動容。遺憾的是,本書在敘述視角上的把握有所不足,有時一個單一場面出現多重視角,這不是不允許,金庸小說也是這樣的,但正如有評論家說過,敘事角度就像車輛的方向盤一樣,轉彎的時候要把握得很好,希望將來水月能在這方面改進,寫出更有力度更感人的作品來。

  (原載於2011年2月14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