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February 29, 2012

(六十)排隊不可隨便



  一條隊伍的形成,無非來自兩個原因,一是規矩使然,要達到某一個目的,請按章排隊;另一則是人與人之間無聲的協議,先到先得。澳門人曾抱怨本地不是一個主張排隊的社會,這從一般巴士站的地理位置和設計的限制可以看出,既沒有協議排隊的條件,也沒有人訂下規矩,就是因為如此,我認為倒不能說爭先恐後上車的人質素差。當然這僅限於巴士站而言,到銀行存錢、到波會送錢、到超市易物以錢,你都得乖乖排隊,否則隨時會被我等粗暴者喝罵,我冇面,你都冇面。

  我不知是人訂的規矩還是自發協議,在皇朝區的1A巴士總站,每到傍晚下班時候,就會出現一條長長的有秩序的人龍,沿着行人路的邊沿一字排開,靜候巴士開門,我總覺得這情景特別有愛,讓人感動。這一刻,無論你是在金融機構上班的白領,在政府部門或公營機構服務的人員,抑或剛從豪宅地盤放工的地盤工,大學生,中學生,宅男,靚女,都一個跟一個地排隊,場面令我感到澳門是一個有希望的地方,只要有條件,秩序總會有人遵守。

  要排隊的,我一定會遵守規則排隊,不用排隊的,我則會在保留風度的情況下嘗試爭先。有時,到內地景點,在你進入的時候,總有人若無其事地不停地擠在你前面,不過分的話也就算了,有時過分的,我一撞就把他撞開,真不會跟他客氣。我除了在中學小息時跟隨同學以大人的姿態插小學生隊買早餐吃之外,幾乎從不插隊。

  我十分憎恨被人插隊,如果插隊的情況出現在按規矩排隊的話,那麼我自然可以大條道理的對插隊者加以責難,也可請訂規矩者出來處理,然而,一旦插隊出現在按協議排隊的情況下,我往往覺得就是對尊嚴的踐踏,彷彿被人嘲弄着自己的忠誠似的。

  筷子基有一家麵檔,一直都是按協議的方式排隊,每個顧客都禮貌地排在前一個顧客之後,偶爾有人插隊,檔主也會記住客人到來的次序,而不會先叫插隊的人點餐;有時錯誤讓我先點,我也會跟他說前面的弟弟比我早到先叫他吧,如此一來二往,這種禮讓的協議排隊方式在我心目中形成了重要的地位。

  可是,亂子就出在期望過高之故,有幾次,自己老老實實在排隊,有人老實不客氣地插隊,檔主竟若無其事地讓那人先點,每到這些時刻自己心裡總不好受:既然秩序可以不遵守,為何當初要遵守秩序呢?這樣出現了兩三回,有一次真的受不了,罵了句:「我嚟先啊!」然後走人,以後不再幫襯。對我有偏見的人一定會說我容易發怒脾氣暴粗,然後以一種可人之姿大公無私地說「可能店主唔舒服呢」,但在那間麵檔那種協議排隊的方式對我來說卻有一種無形的重要性,而這種重要性卻由一手創造的人破壞,雖然對很多人來說都是極普通的事,但予我而言卻是不可接受的,這是一種態度。

  (原載於2012年2月28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