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October 30, 2012

(金漆皮毛‧七)很笨的七



  除“的”和“了”等擁有特殊使命的中文字外,估計使用頻率最高、工作量最龐大的非數目字“零”至“九”莫屬,在中文語境或因應不同方言地區的使用偏好,這十個數目字幾乎可用來描述人類所有情感和日常生活(這裡不討論零和一的邏輯學問題),哪怕其它中文字都消失了,只有數字還在,人們依然可進行具質量的溝通。

  不是嗎?你愛一個人,可以說“五二零一三一四”(我愛你一生一世),你恨一個人,可稱對方為“七六”(不解釋),台灣人罵人家就說“零八零六”(你爸飲尿),我們對人寄予發達的祝願會說“一六八”(一路發),老粗遭遇不測驚呼一聲“六九” (不解釋)……好了,到一個人走完人生歷程,朋友以豁達心態在其網頁上留言悼念,臨末不忘補上一句“八八六”。日本平假名只有五十音也通行千年,中文變成只得十音也不是沒可能的。

  十個數字中,“四”和“七”的生辰八字不好,很惹國人反感,其程度甚至已影響一件物品的價值,舉一個例子,早前曾引起追捧的中國銀行荷花鈔,編號中只要溜進“4”或“7”,就休想抬高身價,反之遇到一兩個“8”字大駕光臨,價值就無端提升,哥德巴赫也要大呼奇哉怪也!

  尤其“七”字,在中國簡直就是活受罪。正所謂“生江南為橘,生江北為枳”,“七”在西方明明是一個大受歡迎的角色,代表幸運Lucky,玩累進式老虎機拉到紅色“三條7”,更表示你可領走幾十萬大獎,然而在中國,“七”卻是個值得避忌的數字,大抵與喪葬習俗以七天為祭奠周期有關。

  “七”在廣州話的命運更是不堪,因它還代表了男人傳宗接代的工具。作為一半人類最重要的部位之一,在廣州話中卻經常被用作貶義。很多時候我們雙重標準,因敘述需要而提及陰莖或陽具等詞彙,大抵沒人會認為你粗鄙(最多背後說你不文),然而,“七”(讀低入聲)與多個兄弟詞語(如“鳥”等)不要說難登大雅之堂,連交流時說漏嘴也是不當,在鄰埠公眾場所出現這些詞語甚至可被罰款。可見“七”在中國的悲慘命運驚天地泣鬼神,但“七”實在笨,應該像日語一樣,學着有兩個發音,如此應可減緩一下壓力。(作者:太皮)
  
  (原載於澳門日報新園地10月22日)
  (圖片來源:http://big5.gmw.cn/g2b/tech.gmw.cn/2012-05/17/content_4168116.htm)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