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October 31, 2012

(九十五)說蝙蝠


  以前就知道蝙蝠有很多種,當中還有真正的吸血蝙蝠,不吸人血,吸牛血,而蝙蝠其實大多數以昆蟲為食,還有的蝙蝠是素食主義者,食果,叫果蝠。有次上網無意中看到有人Share了一張相片,一隻倒吊着的蝙蝠似的龐然巨物,兩三個東南亞人站在旁邊笑着看它吃圓圓的東西。那巨物體積就像我家的黑狗,樣子也很像狗,我一開始以為是PS作品,在網上查找資料後,才知原來真有如此巨型的蝙蝠,主要生活在巴厘島一帶,還有一些較細小的,名字很有型,叫「飛狐」。

  不知怎麼,看到這樣的生物,我竟很想收養一隻:平時放在家裡,晚上就帶着它與我的狗一起散步,它在天上飛,狗在地上走,型爆了!想像歸想像,真正養一隻,先不管能不能養熟,把它弄來就非傾家蕩產不可了!

  說起蝙蝠,小時候總認為這是一種遙遠的動物,誰不知平時傍晚在天上穿來插去的黑色「小鳥」,原來就是蝙蝠。那時住馬場木屋區,一到傍晚就能見到它們,但可望不可即,難以仔細看清,因它們不會像鳥兒一樣停下來楞頭楞腦地讓你看一會兒,出沒時又在夜晚,一直都給我神秘感。後來有一次,我們在小學校園裡發現了一隻蝙蝠不知可故白天倒掛在矮樹上,才真正第一次仔細觀察這黑色怪異的生物。

  隨着澳門城市發展,現在除了郊區、山邊和海邊,已甚少機會再見到蝙蝠了,我無緣像養狗一樣養隻巨型蝙蝠,但其實每晚放狗,也如我所願有蝙蝠一起散步,那是在海傍黑沙環公園邊上,天上總有一二隻蝙蝠在飛翔,有時我會呆呆地觀察一下,看着燈光穿過它們薄薄的翅膀透射而下,只感到一種莫名親切,彷彿自己站在小時候富記士多外面那盞大火數的燈泡下。

  其實黑沙環公園以前是海邊,就在馬場木屋區附近,我相信我現在看到的蝙蝠不是新移民,而是一直生長在這片土地上,是我小時候看到的蝙蝠的後代,只有它們才會留戀這片土地。無論城市怎樣改變,它們只要一息尚存,就會找一個合適的穴居地,將生命承傳下去。

  有件趣事值得一提。幾年前「五一」遊行,在水上街市附近,戰況激烈,示威者向防暴警察丟石子等雜物,那時我一邊採訪,一邊要避免被擲中,以致產生了條件反射,有石子在天上飛,頭就縮一縮。到得傍晚,示威已大致平息了,正當我和旁邊一個同樣是無所是事的軍裝警員站着時,突然天上飛來一塊石子,我和警員同時將頭一縮,驚魂甫定,看清楚點,原來是隻蝙蝠飛過。

  (原載於2012年10月30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