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aturday, October 20, 2012

(金漆皮毛‧五)盜不過五女門


  都說油費漲得厲害,回憶一下,果然,十年前電單車入滿一缸油約四十元,現在則盛惠六十元,升幅五成左右,但說句公道話,打工仔這十年間平均收入升幅又何止五成呢?故此我認為油價升幅尚可接受,而且油費對居民的影響不是絕對的,因為我們可以選擇搭巴士,搭免費的發財巴,路途不遠還可選擇走路。只是我也不願見油費再升,與膽固醇一樣,高得太厲害對健康都不利啊!

  食品價格的升幅才誇張,十年前在街邊買一串咖啡魚蛋只要一元,而現在已升至兩元了,這是我比較記得真切的價格。回歸初期那個艱難時世,花二十餘元可在茶餐廳吃個碟頭飯加杯絲襪奶茶套餐,現在呢,便宜則三四十元,貴則五六十元,升幅都在一倍以上,中午繁忙時段更休想吃得舒舒服服。

  一山還有一山高,任你食品如何升價,都不會超過兩倍吧?樓價就不然了,五倍是小兒科,十倍更屬正常。最要命的是,樓房除了是生活必需品外,還是一種投資產品,這兩項偉大功能一結合,得出的不是加數,而是乘數。當然,樓房隨生活水平提升及地區經濟增長而升值再正常不過,但幾倍十倍地升,連地產中介都不敢說正常了。很多人比喻現在樓市是在玩“接火棒”遊戲,誰接最後一棒誰就倒霉。然而萬一那火棒是長明燈呢?你不接就笨。

  也不是上了岸就能置身事外,我認識一位有幾個子女的老闆,他本來早就預留金錢為子女置業,可惜子女年齡尚幼,年前還可為他們每人在氹仔市區置一個漂亮寬敞的單位,稍一猶豫,現在那些錢已有點吃緊了,再不把握好,到將來,火棒要是越燒越旺,恐怕幾個孩子就要爭奪一個單位。富人有如此憂慮,我等窮人真是想都不敢想。網上有句話說得好,現在這個時勢生子女,等於為地產商提供新血。
  
  東漢有個高官名叫陳蕃,因見漢桓帝後宮養了數千佳麗,進諫說“鄙諺言‘盜不過五女門’,以女貧家也。今後宮之女,豈不貧國乎!”我對那幾千個已變化石的古女沒興趣,倒關心那句俗語:你家裡生的女子多,又要教養又要備辦嫁妝送出去,基本是無望返本的生意,在古代連盜賊都不忍打擾你。只是啊,現在有很多人實在連盜賊都不如,你越窮就越容易遭他們迫害,更可怕是他們名擺着吸你血,連裝模作樣的止痛藥也不讓你吃一粒呢!(作者:太皮)

  (原載於
澳門日報新園地2012年10月8日)
  (圖片來源:http://www.dssopt.gov.mo/zh_HANT/home/information/id/80/info_id/108/type/show)

(商業贊助)--> (查看大圖)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