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aturday, October 20, 2012

(金漆皮毛‧四)四年級尹先生



  雖然自己現在的人生仍不怎麼對得起觀眾,但我有較強烈的存在感和個體意識,知道該如何去感受生存環境,怎樣才能活得更有意義。小時候我不是這樣的,由於體弱多病,資質愚魯,學業成績差,日子也許比較快活,但相對地存在感薄弱,整日渾渾噩噩,就算在校裡人間蒸發了也不會有人當一回事,要不是遇到尹先生等好老師打通我任督二脈,也許現在我只會“飽食終日,無所用心”。

  母校是蓮峰普濟學校,是間小學,學生以貧窮的工農子弟為主,當中不少是新移民甚至偷渡客。我們稱老師為“先生”,尹先生是我小學四年級的班主任──學校規模小,每年級只有一個班,因此級主任也就是班主任。
  
  那學年,不記得是 “六一”兒童節還是聖誕節之前,學校按慣例舉行聯歡活動。在活動前幾天,尹先生在課上要同學提意見,討論聯歡時吃些甚麼好,我記不清同學發言是否踴躍,只記得有人提出購買薯片之類,尹先生不太滿意,她要大家有點與別不同的想法。於是我便舉手提議:“尹先生,不如食燒雞翼!"話音剛落,全班一陣訕笑,尹先生也表現得不以為然,只是不置可否。

  在課室吃烤雞翅這種離經叛道的食物,當時可說是天方夜譚,想不到的是,活動當天見到工人將一箱箱烤雞翅搬下貨車,才知老師竟然接納了我的建議,真個預訂烤雞翅了,而且不只我們一班,是小一至小六,數百人每人都分得一隻雞翅!到後來又有一次,也是差不多的情況,我提議在活動上吃漢堡包,結果也被接納,全校每名學生都吃到一個漢堡包!當時對大多數住在黑沙環及馬場的貧窮孩子來說,漢堡包是可望不可即的美食,學校讓大家吃,真是一次恩典。

  我惶惑於尹先生為何接受我這平庸學生的建議,而她又是如何說服其他老師的呢?原來自己也會受到重視,原來自己的想法也可對事情帶來改變,讓我有了存在感,也令我未來敢於跳出框框去思考。當時我不知道這兩件小事對我成長的重要性,後來才逐漸體味到其影響之巨大,如果當時尹先生否定我甚至取笑我,我肯定就不是現在的我了,我承認自己對社會沒大建樹,但起碼不是廢柴或壞人。

  尹先生,多謝您!(作者:太皮)


 (原載於澳門日報新園地2012年10月1日)
 (圖片來源:http://matano.pixnet.net/blog/post/28278553-%E7%91%AA%E5%A1%94%E8%AB%BE%E5%9C%A8%E6%BE%B3%E9%96%80%E3%80%90%E8%82%86%E3%80%91)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