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December 07, 2011

(四十九)淇澳島(一)



  淇澳島的名字,我從中學時代就開始聽說,除了那時常常聽到有大人說去淇澳島釣魚,還從珠海市地圖上看到位於該市東北面比澳門半島還要大的名叫淇澳的島嶼,就經常幻想起有關那小島的事情來。後來再長大一點,總思疑大人們到淇澳島去釣魚只是托詞,也許他們還有其他「正事」要幹。不過怎麼說都好,在我中學時代,橫琴島啊,淇澳島啊,甚至情侶路邊上輕易就可抵達的野狸島,也是我所神往的地方,縱然知道可能不會有甚麼看頭。

  出來社會工作後,無論是比整個澳門特區龐大的橫琴島,還是與鴨涌河公園大小相當的野狸島,我都去過了,就只有淇澳島沒去過。我當然知道淇澳島絕對沒甚麼特別,只是淇澳這個名字,一來有個「澳」字,對我這個澳門人來說十分有親切感,二來《詩經》中有「淇奧」一篇:「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在這裡,「淇奧」指的是淇水的曲岸,通「澳」,故此,淇澳島一名可謂古色古香,很合我年輕時的脾胃。

  對於龍爪角和九澳村也未去過的澳門人來說,去淇澳島可能也是匪夷所思的事,但我卻一直念念不忘。曾經在網上搜索過有關資料,得知淇澳島原來有抗英炮台及沙丘遺址等景點,還有著名共產黨員、工運領袖蘇兆征故居;一年多前,還在做記者時,有一次,中聯辦組織本澳傳媒前往淇澳島「啖荔」,目的地是當地的紅樹林,也是那時才知道島上還有這個特色。那次因有工作在身,加上機會多的是,便讓了同事前往。之後我一直計劃着自行前往淇澳島的行程。

  一兩個月前,有一次心血來潮,在珠海綠道上的海天驛站租了架單車踩,沿着廣東綠道一號線,一直踩到唐家去,再偏離路線,到了一個橋頭,望着那跨海大橋及其後面的葱山綠蔭,我判斷出那就是淇澳島了,可是當時一來沒有心理準備,二來也是因為已近傍晚,一去一回只怕凌晨也回不了家,因此作罷,打道回府。雖然有點可惜,但我知道自己不久就會踏足那個嚮往已久的小島的,果然很快就迎來了機會。
 
 (原載於2011年12月6日)

No comments:

Hangman